我還記得那天放學的天氣,天空的雲像是棉花鋪在一張藍色的大紙上,一條一條整

   齊地排列著,偶爾飛過的飛機拖出了長長的白煙,空氣爆炸的聲音從兩萬三仟英呎

   的高空中傳到我的耳邊。


   其實,李心蕊叫住我的原因,不是為了那篇作文,而是她的腳踏車掉鏈了。我以為

   她被那篇作文深深地感動了,所以想在放學後跟我好好地說說話。但是當她指著自

   己的腳踏車掉鏈的地方,然後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想太多了。


   「銬夭....」這是我心裡的OS,我當然沒有說出來。

   「怎麼了?」這才是我說出來的,而且我感覺得到,這三個字我說的很沒溫度。

   『腳踏車掉鏈了。』

   「弄回去啊。」我試著裝作完全沒有發生作文告白的那件事,既冷默又無情地說著

   。


   『我不會。』她搖頭。

   「那個很簡單啊。」我摸頭。

   『你幫不幫?』

   「幫了有沒有回報?」


   她聽完,牽著掉鏈的腳踏車轉頭就走了。


   她一轉頭的那一瞬間,我的世界一整個黑暗了起來,烏雲密佈之後立刻狂風暴雨,

   大雪紛飛之後世界立刻結成冰。


   「欸!」我叫她,她繼續走。

   「欸欸!」我多叫了一聲,她還是繼續走。

   「李心蕊!」我直接叫她的名字,她還是繼續走。

   「我幫妳弄啦!」剛剛我刻意裝出來的無情完全失敗,徹底地舉白旗投降。

   『不用了。』

   「欸!不用回報啦。」我開始牽著腳踏車跟在她後面。

   『不用了。』

   「真的不用回報啦。我跟妳開玩笑的。」這時,我走在她的後面,距離大概是五公

   尺。

   『不用了。』

   「那妳就要這樣牽回家喔?」

   『不行嗎?』

   「可以啦,可是很遠啊,而且等一下不是要補習?」

   『我可以去找別人幫我弄。』

   「我我我!」我很用力地在她的後面舉手,「我就是別人啊!」

   『我要去找不用回報的別人幫我。』

   「我我我!」我依然繼續用力地舉手著,「我就是那個不用回報的別人!」

   『....』她沒有說話。

   「欸!妳給個機會嘛!」我有點急了。

   『剛剛給過你機會了。』

   「再給一次?」



   這時,她停下腳步,大概頓了五秒,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我說:『給了有沒有回報

   ?』

   我聽了,心中大喜,「有有有有有!有很多回報喔!」我開心地笑著說。

   『哼,沒個性!』她說。說完轉頭又繼續走。

   「喂!妳幹嘛這樣?好歹也聽完回報是什麼再選擇要不要走唄?」

   『你可以說啊!』

   「我可以請妳去吃挫冰!」衡量了一下經濟狀況,我選了一個好負擔的。

   『沒興趣,我敏感性牙齒。』

   「那我請妳去吃牛排!」我忍著零用錢可能會花個精光的痛苦說著。

   『沒興趣,我不吃牛。』

   「那我請妳去看電影!」這也是一項超級大的開銷。

   『沒時間,我星期六日都要補習。』


   這刀光劍影的對話,我覺得有些受不了,於是,我停下自己的腳踏車。跑向前,一

   把把她拉開,放下車檔停好她的腳踏車。


   『你幹嘛?』

   「幫妳把鏈子弄好啊。」我沒停下手,邊說邊弄。

   『我沒有回報可以給你。』

   「我剛剛說了,不用回報了。」



   不到十秒的時間,掉鏈的問題就解決了。我把車子還給她,然後走回我的腳踏車。


   『那你剛剛說的,你要給我的回報算數嗎?』她停在原地,側臉看著我。夏天傍晚

   五點半的陽光是橙黃色的,均勻地鋪在她的臉上。

   「吃冰嗎?」我說。

   『對啊。』

   「妳不是說妳敏感性牙齒?」

   『那我可以選電影啊。』

   「妳不是說妳沒時間?」

   『所以,只剩下牛排可以選?』

   「妳不是說妳不吃牛?」

   『關閔綠....』她似乎又要生氣了。



   「等等!等等!別又生氣了」我試圖緩和一下,「妳要聽我說完。」

   『你說啊!』

   「因為妳敏感性牙齒,所以我不帶妳去吃挫冰。因為妳沒時間,所以我不帶妳去看

   電影。又因為妳不吃牛,所以我不帶妳去吃牛排。」

   『這跟剛剛的話有什麼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因為我要帶妳去吃紅豆湯,就沒有敏感性牙齒的問題。然後再陪妳

   去圖書館唸書,就不用擔心浪費了唸書時間,再請妳去夜市裡吃陽春麵,陽春麵裡

   總不會有牛肉了吧!這樣可以嗎?」我說。



   她聽完,一臉笑意地說,『我還沒答應你啊。』

   「妳可以回家考慮一下,這麼好康,不賠穩賺的事情,應該可以接受吧?」

   『再說囉。我要去補習了。再見!』說完,她就跳上腳踏車,一踩一踩地,身體一

   擺一擺地,越騎越遠。



   在我還在欣賞她的背影的同時,阿智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地突然擒抱住我,「喔!喔

   !喔!有進展喔!」他大聲地說著。

   「進你個屁!八字都還沒一撇!」我用力地掙開他,然後在他肚子上補了一拳說。

   「剛剛看李心蕊笑得那麼開心的樣子,我想你跟她應該是有譜了。」他邊說,邊在

   我的背上補了兩拳。

   「譜你個鳥!她哪裡笑得很開心?你眼殘是嗎?」我用右手用力的勒住他的脖子,

   「你根本不知道她有多任性!」我說。



   「她任性?」因為被勒住脖子,他有點想吐想吐的說著。

   「對啊。脾氣很差,開個完笑而已,氣得七竅生煙。」

   「那是你他媽的白目,該正經的時候,你跟人家開什麼玩笑?」他脫開我的右手,

   然後把我的雙手扣到背後,再壓住我的背。


   「我怎麼知道她開不起玩笑?」這句話我說得很用力,因我被壓著背,弓著身體,

   肚子受到壓迫,「那只是個小玩笑而已」我說。

   「說不定她只是想要你快點修好車鏈,然後陪她去補習班咧。」

   「他媽的!我們一定得一邊玩摔角一邊說話嗎?」我再一次用力掙脫,然後雙手扳

   住他的手臂,用力地往後拗。

   「哇銬!」他大叫,「是你先玩的耶!」

   「什麼我先玩?明明就是你一來就給我一招擒抱術!」我說。話才剛說完,他又巧

   妙地掙脫了我。



   「好了啦!別玩了啦!補習去了啦!」他說。

   「是你自己找死來跟我玩的!」我說。



   在騎著腳踏車去補習班的路上,我們依然一邊玩摔角一邊騎車。

   我不知道那背著我越騎越遠的李心蕊是不是有偷偷地笑著,但是,我很想告訴她,

   雖然我跟阿智邊騎車邊玩摔角,但我的表情,卻因為她而偷偷笑著。













   - 待續 -











                        * 希望妳也為了我,偷偷地笑著。*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cy498122
  • 這篇真的對話很有趣,期待更多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