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愛啊!你們兩個!』我輕輕摀住嘴巴說。

   「呵呵呵,不會啦,阿智一點都不可愛的。」關老闆稍稍低著頭笑著。

   『我是說你跟李心蕊小姐,不是你跟阿智先生。』

   「喔!啊!呵呵呵,我搞錯了!」

   『沒關係。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我撥了撥頭髮,然後塞到耳後,『你跟李小

   姐之間的相處對話,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嗎?』



   「不不不,沒有。」關老闆急忙澄清,「在那之前,我們蠻少說過話的。」

   『一直到你叫她李艸嗎?哈哈哈哈哈。』說著說著,我自己大笑了起來。從李心蕊

   到李艸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叫李艸的時候,好像是我跟她的關係在最冰點的時候。」

   『你這叫活該,誰要你亂改別人的名字?』

   「我只是想找話題跟她說話嘛。」

   『那你幫她修完腳踏車之後,你跟她之間發展得快嗎?』

   「其實,什麼是發展得快,又怎樣才叫做慢?我一點都沒有頭緒耶。」關老闆點了

   一根煙,緩緩地把自己的身體側靠在椅子上。
















   說真的,我是真的一點都沒有頭緒。兩個人的關係發展的快慢,到底該怎麼定義呢

   ?

   修好腳踏車那天,我們就去補習班了。我們補習的地方不一樣,科目也不一樣。她

   的成績雖然跟我差不多,不過,我們的強項不同,弱項也不同。


   她的數學很好,我則是在語文類部份比較擅長。她在小的時候學過心算,於是有一

   陣子我很喜歡問她「58749+25146*59-32674+22124*21=?」這種類似的問題,不過

   出題目的我,總是不知道答案,所以她後來也懶得再回答。


   『反正你又不知道答案,說了你也不知道對不對。』她說。


   因為強項不同,所以,她選擇的補習班跟我選擇的就不一樣。我只能每天每天重覆

   地在放學的時候獨自品嚐那種分離的滋味,偷偷地看著她牽出腳踏車,然後朝著跟

   我完全反方向的地方,越騎越遠;越騎越遠....,然後,心就會碎得亂七八糟的。


   好啦,對不起啦,我承認上面的「心就會碎得亂七八糟」是形容地太誇張了。不過

   ,每天放學,我總有一種很不想現在就分開的感覺。雖然我們根本沒有在一起,甚

   至說不上同學感情好。



   幾天後的一個星期六下午,我們才剛放學。(當年沒有週休二日)

   因為學校的校慶跟園遊會就快到了,所以李心蕊陪著她的好朋友蔡心怡留在學校製

   作一些園遊會要用到的大型海報。我也是到那天才知道李心蕊有繪畫的天份,只不

   過她的天份發揮地不太徹底,因為她只能畫出一些眼睛很大的浣熊或是睡不著的貓

   頭鷹,或是眼睛跟雞蛋差不多大的奔跑的女孩。



   『拜託,妳在這顆大太陽的旁邊畫隻貓頭鷹,是對還不對啊?』

   『我覺得浣熊這種肉食性動物,應該不會像熊貓一樣坐在地上吃草吧?』

   『心蕊,請妳原諒我的直接,但是,有話我就直說了....』蔡心怡拉著李心蕊的手

   說,『我覺得這個奔跑的女孩畫得很生動,不過,她的眼睛跟她的頭所看的方向,

   都讓我覺得,她其實是個鬼。』


   你們知道她怎麼畫嗎?其實就類似「囧rz」這樣,身體是從側面看過去的,但頭卻

   是面對觀眾的,加上大到不行的眼睛,一整個就像隻鬼。(不過,當年並沒有囧rz

   這種東西,我只是現在拿來當做形容。)


   她們幾個女生在畫畫的時候,我故意找了一個「留在學校唸書」的理由也跟著留下

   來。不過,我還是不太敢過去跟她們打交道,雖然李心蕊似乎已經不太怪我把她的

   名字改成李艸,但是蔡心怡依然很恨我把她的名字改做蔡台,因為一堆男同學都因

   此叫她蔡台。


   她們一邊作海報的時候,我其實就覺得奇怪,我們班一致表決通過的就是要賣黑輪

   米血跟菜頭湯,那為什麼廣告海報要作得跟這些東西一點關係都沒有呢?不是只要

   簡單幾個字,再標上價格就好了嗎?



   終於,在她們搞砸了六張海報紙,十多張的西卡紙跟雲彩紙之後,她們終於決定,

   只要寫幾個美術字,再標上價格就好。只是,為時已晚,所有的紙都已經被她們砸

   光了。



   『我去買吧。』李心蕊拿著她的小零錢包,走出教室。我趁著其他人都不注意的時

   候,也跟著溜了出去。



   「喂!走慢點!」跑了一段路之後,我在接近校門口的時候追上她。

   『你幹嘛跟來?』

   「我陪妳去啊。」

   『你不是留下來唸書的嗎?怎麼可以亂跑?』

   「我其實是無聊才留下來的。今天的補習是晚上七點,還有好幾個小時,而且我回

   家也只會亂晃。」

   『家裡有冷氣吹啊,不是比較舒服嗎?』


   這時,我很想跟她說,學校有妳可以看,比吹冷氣更舒服。



   『你幹嘛發呆不說話?』她歪著頭看我。

   「沒事。妳要去哪裡買?我去騎腳踏車載妳吧。」

   『不用了,我自己騎就可以了。』

   「讓我載一次嘛。」

   『為什麼一定要讓你載?我可以自己騎啊。』

   「讓我載一次!就一次!」

   『讓我自己騎,自己騎。』

   「載一次!」

   『我自己騎。』

   「載一次!」

   『我自己騎。』

   「我們這樣繼續對話下去,編輯會罵作者浪費篇幅的。」

   『啊?什麼?』




   「沒!沒有!那我問妳一個很簡單的數學題好了,不過,妳只有五秒鐘可以回答,

   如果妳答出來了,那妳就自己騎。」

   『那是我的腳踏車,為什麼我要自己騎還要你允許?』

   「不是允許問題,而是妳敢不敢接受挑戰的問題。」我故意使用激將法。

   『我有什麼不敢的?只是你每次問我的問題,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我亂講你也不知

   道對不對啊。』她說。



   「現在這題我知道。」

   『好啊!你問。』

   「聽好!」我捲了捲袖子,「一隻青蛙一張嘴,對吧?」

   『對啊!』

   「那四億七千七百二十五萬八千九百五十七隻青蛙有幾條腿?」


   聽完,她立刻開始心算,「五、四、三、....」我則是在一旁讀秒。


   「二.....」正當我要喊一的時候,她算出來了。

   『答案是十九億零九百零三萬五千八百二十八條腿。』

   「錯!」

   『錯?』她的表情像是吃了一驚。

   「答案是十九億零九百零三萬五千八百二十條腿!」我老神在在地說。

   『怎麼可能?七乘四是二十八,最後一位數一定是八!』她有些氣惱地說著。



   「絕對不是八。」我說,還輕輕地作勢咳了幾聲,「因為其中有兩隻青蛙現在要一

   起騎腳踏車出去了,所以要減八條。」



   她聽完,追著我一直打,從學校綜合大樓的走廊打到玄關,再從玄關打到接近側門

   的腳踏車車棚,直到我跑到自己的腳踏車旁邊求饒,她才放過我。


   「我的大小姐,我只是開玩笑嘛。」

   『誰叫你耍我!』

   「我沒有耍妳啊,而且妳也答錯了,就算妳不讓我載,那也是一樣有兩隻青蛙要騎

   腳踏車出去咩,只不過是妳騎妳的,我騎我的而已....」

   『誰跟你是青蛙?你才是青蛙!』



   「好啦好啦!我是青蛙,我是青蛙!那妳要不要上車了?」我牽好車子,指了指腳

    踏車的鐵架後座。


   她看了我一眼,再看一看後座,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咬著下唇,這時有一小陣風吹

   過來,少許的髮絲在她的眼眉之間飄著。


   『那我要你騎很快!』她說,『是很快很快那種喔!』說完,她輕輕地坐上我的腳

   踏車。

   「妳要我當人體摩托車引擎就對了?」

   『對對對,至少要時速五十喔!』

   「那要不要幫妳配點摩托車的引擎聲啊?」我說。

   『好好好,再來點背景音樂吧!』

   「這是什麼意思?要我唱歌兼配引擎聲?」

   『對啊!最好再來杯冰涼的可樂吧!』她坐在我後面,雙手高舉,大聲地說著。



   隔天是星期日,我們翹了補習班的課,偷偷地跑去吃紅豆湯跟陽春麵。不過,本來

   不打算看電影的我們,因為我猜拳輸了的關係,只好賠她兩張電影票。


   其實,我不知道在電影院裡面,女孩子先是輕輕拉住男孩子的衣角,過了一段時間

   之後,就是輕輕的抓住男孩子的手臂,再過一段時間之後,兩個人的肩膀是併在一

   起的........這樣的過程,是不是就是一種已經宣示「我們在一起」了的過程呢?



   如果這是所謂地發展快速,我真的不那麼認為。

   因為這段過程中的每一秒,都像是千年的等待一樣。
















   - 待續 -













               * 因為這段過程中的每一秒,都像是千年的等待一樣。*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ROZAC
  • 白目......

    每次讀到作者在耍白目......就很想把小筆電摔在地上.......囧rz.....
  • 呆呆
  • 哈哈快笑死了.........
  • 沁
  • 最後面描寫電影院的那邊 真的好美喔
    雖然很多地方很白目 但是這也算是另外一種貼近讀者吧!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