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再見的時候


                       那天下午,雨很大,她看著叮噹的樣子,

                       像是失去了一個親人。


                       我沒有安慰過一個失去狗的人,

                       所以我只能跟她說:「別哭」。


                       她說,她跟叮噹已經認識了十年了。

                       叮噹每天都會到她家的路口等她下課,

                       從來沒有一天缺席,就連生病也一樣。


                       聽她說完,我問著自己,

                       「我會不會在妳的生命中缺席呢?」

                       然而答案,很快地就出現了。













   「梁小姐,要不要再來一杯咖啡?」關老闆站起身子來,手指著我那杯已經快要見

   底的藍山。

   『啊!』我看了他一眼,『嗯,好,不過,可以再給我一杯開水嗎?』

   「好的。」他拿起我的咖啡杯,然後走向吧台。


   『我覺得,你跟李心蕊小姐兩個人,一定很合得來吧。』我躺回那大大的椅背上,

   微笑地說著。

   「怎麼說?」

   『因為你們之間的感覺很好,像是在一起好久好久的戀人啊。』

   「真的嗎?」關老闆笑了幾聲,「我自己都沒感覺耶。」

   『後來呢?你跟李小姐兩個人怎麼了?』



   關老闆停頓了幾秒,「她....」他話裡帶了一些遲疑,「我跟她緣份不太夠。」

   『不太夠?』

   「嗯,不太夠,我只能這麼說。」

   『怎麼了?』看著他小心翼翼地把咖啡端到我面前,我輕聲地問著。


   他坐下,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起手中的藍山咖啡,繼續說了下去。
















   我跟李心蕊過了很快樂的一年,從高二到高三這一年,我們過得很快樂。

   雖然我們並沒有每天在一起上學放學,但是在學校時,為了不讓同學們知道我們之

   間的事,刻意地掩飾兩個人是情人的身份,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阿智為了這樣的事,還當了好幾次把風的。我跟李心蕊為了能中午在一起吃飯,還

   會各自拿著便當,若無其事地走到學校活動中心的地下室樓梯轉角處一起吃。而阿

   智就必須很衰的坐在活動中心地下室的入口,替我們把風,不能讓同學下來。



   這時候你可能會問,如果同學硬是要下去怎麼辦?

   阿智總會有辦法。

   「同學,不能下去喔,教官叫我在這裡看著,等等下面要噴消毒劑,禁止進出喔!

   」對。這就是他想出來的辦法。


   不過,他是個壞人,他恐嚇我一定要給他一點報酬,否則地下室要噴消毒劑的說法

   就會變成地下室有對姦夫淫婦在亂來。


   所以,我一共欠他十二個便當,十七本漫畫,還有蔡心怡的房間電話號碼。


   其實,他為什麼會突然想追蔡心怡,我本來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過,他在

   好幾年之後終於全盤拖出,我聽完當場下巴掉到地上。


   「我覺得我有必要為這件事負責,」他認真地看著我說,「因為我摸到蔡心怡的胸

   部。」

   「怎麼摸到的?」天啊!我一整個好奇!

   「你就別問了。」

   「事情都過了這麼多年,你也就別再隱瞞了。」

   他抬起頭看著天空,然後吐了一口氣說,「因為高三那一年,有一次她的家人全都

   出去了,她一個人不敢睡,打電話到我家要我去陪她唸書。」


   「這....這....」我一整個不敢相信,「這太唬爛了吧?」

   「我沒唬爛,我是說真的。」

   「這根本就是A片的情節!」

   他聽完,嘖了一聲,非常扼腕地說,「可惜!沒發生A片裡會發生的事。」

   「所以,你去她家陪她,然後光明正大摸了她的胸部?」

   「不是!我是不小心的!」他拼命地解釋。

   「不小心的都那麼準喔?我怎麼都摸不到?」

   「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啦!」他死命地抓頭皮,「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間踢到

   自己家裡的桌腳跌倒啊。」


   「那....」基於男性的本性,該問的問題還是得問一下,「感覺如何?」

   「喂....」

   「你就說說看嘛,造福一下男性的讀者朋友。」我說。

   「什麼讀者啊?」他怪怪地看著我說。

   「沒事沒事!」我用力地搖搖手,「你就說說看嘛!」

   「就.......不算小....很柔軟.....」

   「哇....」我下意識驚訝地呼喊了一聲。

   「欸!關閔綠!」他叫了我一聲,「這是網路小說,不是色情小說,OK?」

   「咦?」




   故事回到我跟李心蕊的高二與高三,至於阿智跟蔡心怡的幸福,嗯....不干我的事

   。

   因為很怕人言可畏,所以除了阿智,全班同學沒有人知道我跟李心蕊已經在一起了

   ,就連蔡心怡也不知道。我們只能偷偷地抓住時間地尾巴,在她補完習,我也用最

   快地速度趕到她家附近的時候,才能用那短短地十幾分鐘,在她們家附近的小公園

   裡,牽著手一起散步。


   我說過,她的手很美,所以每次我牽住她的手,都會有一種保護古蹟的心情,我不

   能太用力,也不能太輕。用力了古蹟會壞掉,太輕了我感覺不到她手中的柔軟。



   高三那年,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本來約好要讓我送她去補習班的。

   她卻在我出發前半個小時打電話到我房間,電話那頭的她哭得泣不成聲,我心裡一

   急,馬上掛掉電話,趕到她家。


   在路上,那豆粒般大的雨就已經開始下了,我顧不得雨點打在臉上有多痛,也顧不

   得沒穿雨衣淋得一身濕,我只想要用我最快的速度去見到她。


   才到她家的路口對面,我就看見幾個圍觀的人,他們撐著傘,正在替蹲在地上的那

   個女孩檔雨。


   那個女孩不是別人,就是我的李心蕊。


   我跑了過去,心裡一陣緊張。只見她抱著一隻狗,坐在地上放聲大哭。那隻狗體型

   不小,應該是隻黑色的台灣狼犬。


   『叮噹啊!』她哭泣地狂喊著。

   「心蕊!妳先別哭,說不定還有救。」

   『來不....來不及了啦...牠剛剛....一直....一直吐血....還會哀號幾聲.....現

   在都不動了....』心蕊邊哭邊說著。


   這時路人就說:「一輛開得很快的車,開在機車道上,可能雨太大了視線不好,直

   接從叮噹正面撞上去,可惡的是,開車的人連下車都沒下車,就直接開走了。」


   我從心蕊手上接過叮噹,然後用力地把牠抱起來:「不管!我要帶牠去找醫生!」

   我抱起叮噹,站在路邊,「叫計程車!心蕊!叫計程車!」


   心蕊站在我的旁邊,不停地對經過的計程車揮手,有些計程車已經載客,有些則是

   停下車來,看見是兩個已經濕透的人外加一隻已經死掉的狗,就立刻揮手表示不載

   ,然後很快地開走了。


   雨依然繼續下著,心蕊依然繼續哭著。



   這天,心蕊跟我都沒去補習。

   坐在她家的沙發上,我的頭髮還在滴水,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脫下來拿去脫水。只

   剩下一條她拿給我的褲子。


   『這是我爸爸的舊褲子,已經不穿了。』她說。


   叮噹的屍體放在她家門外,雨還是沒有小一點。她坐在地上,雙手放在我的腿上,

   把頭倚在我的膝蓋,「我跟叮噹....已經認識十年了。」她說。



   她看著叮噹的樣子,像是失去了一個親人。這時,她的眼睛很安靜地流了下來,在

   我的膝頭上熨開。


   我沒有安慰過一個失去狗的人,我只能跟她說:「別哭。」


   她說,叮噹每天都會到路口等她下課,從來沒有缺席過,就算生病了也一樣。

   看著她的眼睛,我不禁問自己,「我會不會在妳生命中缺席呢?」


   我的心裡,不停不停地這麼問著。














   - 待續 -














                     * 希望,我永遠都不會在妳生命中缺席。*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lan.chin
  • 太好看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