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之後,媽媽的臉色跟之前我翹課的時候一樣難看。

   『你今天去哪裡了?』媽媽問。

   「同學家。」我說。

   『去同學家幹嘛?』

   「去拯救無辜的小動物。」

   『小動物?』媽媽的眉頭一皺,『那你有沒有想過回家後怎麼拯救自己?』

   「這次沒有。」

   『那下個月都禁足如何?』媽媽站起身來,拿了條毛巾給我。


   「可不可以下下個月?」我果然是白目的。

   『你說呢?』

   「可....」我本來想說可以,但話沒說完,我就縮了回去,「我不知道....」

   『幸好你沒說可以,』媽媽的表情很嚴肅,『否則你下個月和下下個月都別想出門

   了。你知不知道,距離聯考剩不到一百天了?』

   「嗯,我知道....」我點點頭。

   『知道就好!下個月禁足,你給我記得了。』轉身回到房間之前,媽媽還轉頭警告

   我。



   被禁足的感覺很難受,尤其你心裡一直想見一個人的時候。

   當然,我每天都能見到李心蕊,但在學校的見面跟假日的時候一起出去的見面是不

   一樣的,感覺天差地遠。


   禁足是媽媽最嚴厲的懲罰,那表示我的回家時間不得有超過五分鐘的誤差。否則禁

   足的時間會加倍。我一直在爭取十分鐘的誤差,好讓我至少有那麼一點點的時間在

   放學後或補習之後陪李心蕊走一段路。但是媽媽說,從學校和補習班回家的路上,

   會經過的紅綠燈沒有太多,而且最多停個一分鐘左右,她多給了我五分鐘的時間,

   表示我就算停了五個紅綠燈,也可以準時到家。


   課業已經重到不能再重下去了,民國六十五年出生的孩子就是比較倒楣。太多父母

   親希望在龍年生一個龍兒龍女,結果造成的是聯考人數大爆炸,比以往的聯考人數

   足足多了三萬多人。


   我想很多人都看過電影裡面的某個畫面,從高處拍攝日本東京新宿區的大十字路口

   ,那密密麻麻正在過馬路的人群,其實也不過五六百人。國片裡面,在成功嶺大操

   場集合一同升旗的一整個軍團的阿兵哥,也不過才一萬多人。


   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下,平白無故多了三萬多人跟你搶一個入口,那會是一種什麼

   樣的災難呢?



   『不要多想,唸書就對了。』心蕊是這麼安慰我的。

   「放棄啦!別唸了!重考之年一片光明!」阿智是這麼安慰我的。不過,我倒覺得

   這不像安慰,像是在找人一起下地獄。



   我們的導師在當時說過一段話:「以過去的資料分布來計算,將近十六萬的考生當

   中,大概會有九千人缺考一至兩門課,甚至全部缺考。再者,已經放棄決定重考的

   考生大概有近兩萬人。這加減起來,今年的聯考人數,跟往年有什麼差別呢?不過

   就算有差別,也都不是重點了。當你一進到考場,坐到貼著自己准考證號碼的位置

   上,你的敵人就不是十六萬的考生,而是你自己!」



   活動中心地下室的午餐約會,在聯考前六十天的時候,我跟李心蕊同時點頭決定取

   消。下課補習後的散步,當然也就必須跟著停止。我們都不希望在幾個月後的某一

   天,當我們其中一個已經是某個大學的新生時,另一個還留在家裡等著明年繼續跟

   自己的學弟妹爭奪那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人才能拿到的大學入場券(日間部)。


   在這之後,李心蕊每次看著我的眼神,就有一種說不清的深邃。像是有很多話想說

   ,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起。我曾經試圖在放學後偷一點時間跟她聊一聊,但

   是,這時的她總會滿臉笑容,然後很自然地告訴我:『乖乖補習去,關閔綠。』


   她心裡在想什麼,我真的不太能懂。



   阿智變得比之前還要認真唸書,因為他其實不想重考,「我的家境可能沒辦法供我

   重考,或是只考上私立大學。」他說。


   「那....」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小紙條,「蔡心怡的房間電話,你還要不要?」

   他看了紙條一眼,眨了眨眼睛,「替我保管一下吧,」他說,「保管到聯考放榜之

   後。因為希望我能在放榜之後,打這支電話約她出來看電影。」



   在聯考前的某一天,我打電話給李心蕊,那已經是接近十二點的深夜,我的歷史第

   四冊還沒唸完。


   『喂?』她接起電話。

   「何謂產業革命?」我說。

   『啊?』她愣了一下,『你打電話來考我歷史?』

   「何謂產業革命?」我又問了一次。

   『法國大革命推翻了神權君政和封建特權,而確立了民主政治和社會平等的新理想

   ;但這樣的革命對於人民的日常生活沒有直接的變更。另一種變動更大、影響更遠

   而手段卻很和平的革命,就稱為產業革命。』


   「好了,妳歷史一百分了,不用再唸了。」

   『....』

   「剛剛那一題會考,妳要記下來。」

   『我不是已經記下來了嗎?』

   「好,那我再問妳....」

   『欸!』她打斷我,『關閔綠,你睡不著是嗎?』

   「不是。」

   『那你為什麼這麼晚打電話來考人家歷史?』

   「我其實不是想考妳歷史....」

   『你其實是想我,對嗎?』電話那頭,她偷偷地小聲笑著。


   「不是耶。」我故意逗她。

   『那不然呢?』她的語氣明顯變了。

   「我不只是想妳,我還想聽妳的聲音。」我說。

   『你越來越誠實了。』

   「可是妳卻不是。」

   『....』電話裡的她沒說話,但卻傳來喀啦喀啦的聲響,很明顯地她在變換講電話

   的角度。



   『怎麼這麼說?』

   「妳有話沒講,對嗎?」我直接地問。

   『你怎麼判斷呢?』

   「妳的大眼睛告訴我的。」

   『我該挖掉它嗎?』她呵呵笑著。

   「妳現在想說嗎?」


   『其實,我有點害怕。』她說。

   「怕什麼?」

   『怕我們....』她欲言又止的。

   「怕我們怎樣?」

   『閔綠,』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誠實地回答我。』

   「好。」

   『如果我們不同校,或是我們當中有人沒考上,那麼,我們還會像現在一樣嗎?』

   「會!」我斬釘截鐵地回答。



   『你為什麼這麼有自信?』

   「因為我不覺得我們會分開。」我說。

   『你不怕我們考不上嗎?』

   「不怕。」

   『就算我們考上了,你不怕我們不同校嗎?』

   「妳為什麼擔心這個?」

   『距離是澆熄愛情的第一桶冷水,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怕。」

   『為什麼呢?』

   「我真應該叫妳李艸的,」我笑了一笑,「或是妳早該去改名字了,那麼妳就不會

   這麼多心。」


   『幹嘛這個時候還要消遣我?』

   「我不是消遣妳,」我認真地說,「這時候的我應該扮演的,就是一個有信心的男

   朋友,我才能夠給妳信心。如果連我都沒有信心了,我們就真的可能沒辦法在一起

   了。」


   約莫過了十幾秒鐘,我們都安靜了下來。然後,她接著說。


   『那,我們約定好一件事,好嗎?』

   「妳說。」

   『如果我們順利地考上同一所學校,或是學校在同一個縣市,那我們就去放煙火慶

   祝好嗎?』

   「好,」我接著說,「不過,妳要先告訴我,妳想要考哪一所學校,哪一系。」

   『如果我不說呢?』

   「為什麼不說?」

   『如果我們的將來不是刻意去湊在一起的,那緣份才夠,不是嗎?』電話那一頭的

   她,毫不考慮地這麼說著。















   - 待續 -














                       * 我說過了,我跟她,緣份不太夠。*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lan.chin
  • 『如果我們的將來不是刻意去湊在一起的,那緣份才夠,不是嗎?』好美的一句話呀!^_^
  • lucy498122
  • 有點不忍看下去!不希望他們分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