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在想什麼?我舉雙手發誓,我真的不是很了解。不,應該說,我根本就不了解

   ,也不可能了解。


   她在電話裡所有的擔憂與恐懼都是為了害怕分開,當有辦法解決分開的問題時,她

   又覺得這不是可以解決的方法。她不喜歡刻意湊起來的緣份,所以當緣份刻意安排

   我們分開的時候,她就可以欣然接受了嗎?


   在聯考之前,我時常想起這樣的問題,我甚至假設過兩地分離之後,我該怎麼去解

   決這個問題?如果她在高雄我在台北,那我們要怎麼分配見面的移動方式?是她移

   動到台北嗎?還是我移動到高雄?如果把女孩子一個人搭車可能會有危險的情況考

   量進去,那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就是我移動。



   「那你就移動啊!」阿智說。當我把這個問題拿來跟阿智討論的時候,他看我的眼

   神像是在看一個杞人憂天的很嚴重的白癡。像是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去想答案一

   樣。

   「不是,不是!你沒聽出來我擔心的是什麼。」

   「你還會擔心什麼?」

   「錢。」

   「錢?」

   「對!就是錢。」

   「你的意思是....擔心你沒錢坐車?」他思索了一下,然後說。

   「廢話!」我朝他手臂上轟了一下。

   「那你就趁暑假去打工啊。」他也朝我的手臂上轟了一下。



   「耶?」一語驚醒夢中人般地,我提高了音掉說,「我怎麼沒想到?」說完,我再

   朝他胸口補了一拳。

   「你他媽的白癡!」他罵了我一句,也朝我胸口補了一拳,然後繼續說,「你自己

   算一算,假設一個月讓你賺一萬塊左右,兩個月就有兩萬塊,那搭一次統聯才330

   元,你可以搭六十幾次。」(當時統聯北高一張票380元,學生票330。)

   「不就那麼剛好讓我找到工作喔?」我勒住他的脖子,緊緊地。

   「你不找就永遠找不到啦!」他朝我的肚子重重地打了一拳。

   「你星期天下課陪我去找!」我放開勒住他脖子的手,然後從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腳

   。

   「我星期天要唸書,你自己去找。」他也從我的屁股上踢了一腳。

   「我不管!」我在他背上打了兩拳,「你不去的話今天你就死定了!」

   「誰會躺在地上還不知道咧!」他又打了我肚子兩拳。



   正當我們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李心蕊跟蔡心怡剛好經過我們旁邊,她們停下腳步

   看著我們,我們也剛好停手看著她們,大約過了三秒鐘,她們說了兩個字....


   『幼稚!』


   說完她們就轉頭走開,留下面面相覷的我跟阿智。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上學前都會到便利商店去買一份報紙,趁著吃早餐的十幾分鐘

   快速地翻閱求職欄,然後抄下幾個電話號碼,在下課的十分鐘裡,用學校的公共電

   話打去問。


   不過,每次打去的對話總是像這樣....


   「喂,你好,請問是不是有在徵○○○?」我說。

   「對啊。」電話那頭說。

   「那我方便過去應徵嗎?」我說。

   「你聽起來很年輕,你幾歲啊?」電話那頭說。

   「我再過幾個月滿十八。」我說。

   「那很不好意思喔,我們不徵工讀生喔。」電話那頭說。


   接下來就是說再見了。


   不過,有時候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喂,你好,請問是不是有在徵○○○?」我說。

   「嗯,沒錯。」電話那頭說。

   「那我方便過去應徵嗎?」我說。

   「好啊!你幾點要來?」電話那頭說。

   聽到這樣的回應,我欣喜若狂地說,「我可以晚上補完習之後再去嗎?」

   「補習?」電話那頭納悶的語氣繼續說著,「補什麼習?」

   「高三考大學的補習。」


   然後就直接被掛電話了,他大概覺得我是打電話去亂的吧。



   還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是打去應徵外送便當的外送小弟,當電話一撥通,拿起電

   話的卻是一個大概才幾歲的小女生。


   『你好,請問你要幾個便當?』她稚氣的嫩音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唸出來,非常地

   有禮貌。

   「小妹妹妳好,哥哥我不要便當,哥哥要應徵工作,請問媽媽或爸爸在嗎?」我說

   。

   「好,請你等一下。」她喀啦喀啦地放下電話,我還聽見她一步一步遠離電話機還

   有下樓梯的聲音。這時我還在微笑著,這個小女生的聲音跟禮貌真是讓人感到舒服

   。



   然後,上課鐘聲響了,表示十分鐘過了,電話再也沒有被人接起,我像尊雕像一樣

   站在公共電話旁邊等,太陽大得讓我想一箭把它射下來。我試著在下一節下課繼續

   打,依然是電話中。我在猜,如果不是這家便當店的生意好到電話接不完,就是那

   個小妹妹在下樓梯的同時,忘了一個還在等電話的大哥哥。



   最後的一次打電話應徵的經驗,好像是一家什麼國際有限公司,我還把報紙拿給阿

   智看,阿智看完之後看了我一眼,說了一句:「上班五小時?月薪四萬五?還有獎

   金分紅?哪有這麼好的事?」


   我們基於好奇的心態打了過去,是個聲音又低又粗,而且操著台灣國語的男人接的

   電話。


   「○○國際有限公司。」他說。

   「你好,請問你們是不是在徵○○人員?」我說。

   「有,你要不要來面試看看?」他說。

   「現...現在?」我說。

   「阿不然咧?要等冬天來喔?欸!你要搞清楚咧!很多人要我們這份工作咧!你想

   想,現在這種工作時間短,薪水又高又有分紅的公司有幾家?告訴你!大家搶破頭

   要進來咧!我可是把機會留給你,別說我沒照顧你!對啦!我叫正仔啦,你過來應

   徵的時候就說是正仔介紹的就對了,會有特別的優惠喔。」他霹靂啪啦說了一大堆

   。

   「找....找工作還有優惠喔?」我懷疑地說。

   「怎麼沒有?」他繼續操著台灣國語的口音,「反正你快點來就對了,我留一個位

   置給你啊!等你啊!小子。」

   「我可不可以先請問一下,你們的○○人員是幹嘛的?」

   「啊....」他語塞,聽起來他似乎不太了解他們應徵的人到底要幹嘛?「哩但幾咧

   。(台語:你等一下的意思。)」他說完放下電話。



   我拿著電話等待,大概過了十幾二十秒吧,然後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幹你娘咧!快

   接電話啦!有人要應徵啦!」



   因為我被嚇了一跳,手摀著話筒,身體顫了一下,阿智見我這樣,問我說:

   「他說什麼?」

   「....」

   「他說什麼啦?」

   「他說幹你娘....」



   我們互看了一眼,立刻把電話掛了。



   就這樣,電話大概打了一個月左右吧,老師發現了我在找工作的事情。

   距離聯考,只剩下三天,天氣越來越熱,太陽越來越大。我們的導師看見我的抽屜

   裡求職版報紙比課本還多,在放學後,把我叫到導師室去。



   「你為什麼要找工作?」老師坐在他的位置上,我站在他的桌子前面。

   「我....我想賺一點學費。」我心虛地說。

   「政府有助學貸款,你不需要現在就急著打工賺錢。」

   「我不想貸款....」我依然心虛。

   「應該說,你不想沒錢搭車吧。」


   聽到老師這麼一說,我嚇了一跳,跟老師四目對望的那剎那,我趕緊把視線移開。


   「阿智都跟我說了。」老師把雙手交叉在胸前。

   「喔....」我在心裡暗自咒罵阿智。

   「你別罵他,」老師說,他果然是老師,連我心裡在罵阿智他都算到了,「他也是

   擔心你才說的,他其實也怕你為了找工作忘了唸書,當我在你的抽屜裡發現那麼多

   畫上紅線的求職報紙,我心想,要把你找來談一談之前,我得先問問你的好朋友為

   什麼你要這麼做。」

   「喔....」我說。

   「你的立意很好,是個善良,而且會疼女朋友的好男生。」老師拿起茶杯,喝了一

   口茶,然後接著說,「但是,這件事情要看時間,這個時間你該認真地唸書,而不

   是找工作。」


   「嗯....是....」我點點頭。

   「剩下三天就要聯考了,關閔綠。學校的輔導課今天也是最後一天了,剩下來的日

   子就是你們要自己努力了。」

   「嗯,我知道。」

   「先把考試考好,其他的,考完再說,好嗎?」

   「嗯。好。」我點點頭。



   離開導師室之後,我回到教室,收好書包,便往停車棚走去。因為大部份的同學都

   已經離開了,所以車棚裡的腳踏車已經所剩無幾。(其實本來就只剩下三年級在上

   課。)


   正當我牽好腳踏車準備離開,我看見李心蕊一個人,站在車棚的盡頭。我把車子騎

   向她,在她面前停下來。


   「你怎麼還沒去補習?」我輕聲地問。她沒說話,只是怔怔地看著我。

   「妳怎麼了?」我再問。她依然沒說話,繼續怔怔地看著我。



   約莫過了幾分鐘,她走向前,然後抱住我。

   『你這個笨蛋....!』把頭靠在我的胸前,她輕拍著我的肩膀說著。
















   - 待續 -













                               * 妳才是笨蛋。*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平凡的小孩
  • 主角真爽...把到女生而且還被倒貼(這猜測的)
  • 平凡的小孩
  • 李心蕊跟蔡心怡...我分心了 sorry
  • lucy498122
  • 這篇出現的小妹妹真的是太可愛了!笑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