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綠啊!」他丟掉他那半顆還沾著血的牙齒,然後問我,「我們那一群飆車的朋

   友裡面,有個女孩子很辣,我想他會是你喜歡的那一型,要不要改天我帶你一起去

   飆車,順便認識一下?」

   「你在開玩笑吧?」我轉頭看他,然後把手伸進自己的口袋。

   「我沒在開玩笑」,他認真的說,「你看我像開玩笑嗎?」

   「那你看我像會去飆車的嗎?」

   「我又沒有要你去飆車,我只是要你陪我去而已。」他笑了一笑。

   「我陪你去?」

   「是啊,車子我飆嘛,你陪我,我順便介紹馬子給你。」

   「你不覺得你們很無聊嗎?」我很直接地說。



   「你說啥?」他轉頭。

   「我說你們很無聊。」我的手還在口袋裡,摸到了幾顆糖果。

   「哪裡無聊?」

   「騎著機車飆來飆去嚇路人,你們覺得有趣?」


   他聽完,只是看我一眼,卻沒說話。

   「你為什麼會變這樣?」坐在自己家外面的路邊,我遞給阿智一顆糖果,繼續問他

   。

   「怎樣?」

   「你為什麼要學壞?」

   「什麼是壞?」他轉頭看我。

   「打架、抽菸、到處跑來跑去,飆車,不務正業。」

   「哎唷!」他不耐煩地,「你說這個幹嘛啦!我是心情不好來找你聊天耶。」

   「聊這個你受不了啊?」

   「你他媽的越來越囉嗦了你!」他的表情不太客氣。

   「要不是我還當你是朋友,我他媽的懶得理你!」


   他站了起來,扔掉手上的菸屁股,「如果你真的當我是朋友,你就別學我爸一樣囉

   嗦!」

   「可以啊!」我也站了起來,「你回答我一些問題,如果你能說服我,我保證以後

   不囉嗦。」

   他聽完,沒說話,轉身看我。


   「你仔細地想一想,你每天無所事事打架抽菸鬼混飆車逞兇鬥狠,好處在哪裡?」

   他聽完,立刻想回答我,我立刻伸出右手食指指著他的眼睛,很近很近地指著,「

   你最好真的仔細想過了再回答!」


   大概過了十幾秒鐘吧,他突然笑了出來,「幹!」他說,「爽就好,想那麼多幹嘛

   ?」

   「你答不出來嘛!」我哼了一聲,「我剛剛說了,你能說服我,我保證不囉嗦,現

   在呢?你說服我了沒?」

   「我說啦,爽啊!爽這個字夠不夠說服你?」


   聽完,我一股火如雷電般向腦袋裡燒,出手就從他頭上打下去!

   「幹!」我大聲罵道,「這樣爽不爽!」我的手傳來劇痛,手指頭好像已經碎了一

   樣地痛。

   「操你媽的你幹嘛?」他生氣地摸了摸剛剛被我打到的地方。

   「沒幹嘛!」我握著發抖的右手說,「爽啊!我爽!你不是說爽就好?」


   他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媽的....」他說,然後把我給他的糖果丟在地上,騎上智

   媽的機車,很快地離開我的視線。


   在那之後,我們就很少再說話了。我打他的右手扭傷很嚴重,包了好幾個禮拜的藥

   才好。他依然繼續他不良少年的生活,而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還是不懂。


   偶然地一次機會,我在市場附近看見智爹正在馬路的那一邊送菜,他的頭髮像是突

   然被潑了白色油漆一樣地白了一邊,原本看起來年輕力壯的樣子瞬間老了十幾歲,

   我沒有過去跟他打招呼,我只是靜靜地在馬路的這一頭看著他,而他靜靜地從車上

   一簍簍地搬下他的菜。


   又過了幾個月吧。不幸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那天是學校的第二次段考,考完了就放學,阿智照慣例帶著他扁扁的書包,幾支筆

   還有香菸就到學校應試。


   考完之後,我依然留在學校繼續準備明天要考的科目,過了沒多久,一些同學衝進

   教室裡,然後對著我說,「蕭柏智他們一群人被圍在學校的後門」。


   我立刻跟他們一起去報告老師,但因為已經放學了,學校裡剩下沒幾個老師。我們

   到了導師辦公室的時候,裡面只有幾個女老師,我們繼續往訓導處衝,卻發現訓導

   處裡連一個人都沒有。


   「去打110!」我喊著,「快去打110!」


   然後,我隨便衝進一間教室,拆了一把掃把,拿了棍子就往學校後門跑。幾個同學

   跟在我後面,他們也拆了掃把,拿了棍子。


   我們學校的後門是條不大的馬路,馬路對面是一片空地,空地再過去就是工廠,平

   時沒什麼車子會經過這裡。


   阿智就躺在空地中間,旁邊還有幾個學校的麻煩人物,當然,他們也是站不起來的

   。警察到的時候,看到我們手上的棍子,以為我們就是打人的學生,完全沒有問原

   由地就把我們都帶到警察局。


   所有受傷的人當中,阿智的傷勢最嚴重。

   他左手被打斷,頭部有兩處撕裂傷,身上皮膚有破掉的地方至少二十處。要縫的地

   方所有針數加起來超過百針。他的眼睛都是腫的,都睜不開。聽老師說,還沒到醫

   院,他在救護車上就已經吐了兩次了。

   「他有腦震盪。」老師轉述醫護人員的話給我們聽。


   智爹在急診室裡站著不發一語,而智媽早就已經崩潰了。阿智的一些親戚不停地安

   慰著智媽,「別擔心,阿智很強壯,跟他爸爸一樣,一定可以會好起來的。」


   學校的老師跟主任都站在智爹旁邊,他們都注視同一個地方,阿智的眼睛。

   在這之前,阿智的病床不停地被推來推去,所有的檢查都做過了一次。醫生說阿智

   沒什麼危險,但是外傷太多,要復元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



   夜裡,已經超過了十二點,智媽坐在病床邊,不停地跟阿智說話,阿智則是用力地

   盡量撐起他腫大的眼皮,他看著智媽,一直點點頭,似乎一直在說「嗯,媽媽,我

   知道了。」


   智爹站在智媽旁邊,他還是不發一語,阿智的眼睛看向智爹的那一剎那,眼淚就滾

   到枕頭上。


   等到智爹離開,回到工作崗位準備去載菜的時候,智媽躺在病床旁邊睡著了。

   我坐在阿智旁邊,手還是放在自己的口袋裡,這次口袋裡已經沒有糖果了。


   「閔綠啊....」他說話的聲音有些無力,不過依然清楚。

   「嗯?」

   「很久以前,我說要介紹給你的那個辣妹,你還記得嗎?」

   「飆車那個?」

   「嗯....」他點點頭。

   「怎樣....?」

   「他媽的....」他哼了一聲,笑了出來,「還好我沒介紹給你。」

   「為什麼?」

   「因為她是別人的馬子,而今天他男朋友烙人來打我,因為我搶了他的馬子....」

   「誰叫你去追她?媽的你活該!」

   「別這麼說嘛,」他又笑了一笑,「我看你這麼浪費,這麼漂亮你都不要,我就....

   」

   「那不就很委屈你?」

   「你才知道啊........這一架,我是替你捱的。」他指了指自己。



   約莫過了幾分鐘,他又說,「對不起啊,閔綠....」

   「為什麼跟我對不起?」

   「因為你是好朋友,我卻讓你不爽....」

   「你不是說爽就好?」我挖苦他說。

   「不行...」他搖搖頭,「要兩個都爽才行....」


   「其實,你最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智爹,不是我。」我說。

   「....」

   「你有沒有發現,他已經白了一半的頭髮了。」

   「坦白說....我今天才發現....」

   「智爹是好爸爸,你應該不讓他失望才對。」

   「嗯....是啊....」

   「都還來得及啦!」我摸摸他的肩膀,「都還來得及。以後你要打架就找我吧,我

   陪你打。」

   「我怕你一拳被我打扁。」他笑了出來。

   「那來試試看啊。等你好了,我先賞你一拳!」我說。


   說完,他看了看自己裹著石膏的左手,然後看著我說,「完了,我沒辦法當FBI了。

   」

   「FBI?」我一頭霧水的,「什麼是FBI?」

   「美國聯邦調查局。」他說。

   「調你個B啦!」我笑了出來。

   「我左手斷了,沒辦法雙手拿槍了。」他繼續自憐地說著。

   「你還是先能畢業再說吧!」


   然後值班的護士走了過來,要我們說話小聲一點。我們向她表示道歉,阿智等到護

   士離開,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一開始我沒聽清楚,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直到我仔細認真的去聽,我才知道他正在說:


   「Goodbye, president. Goodbye, FBI.」
















   - 待續 -















              * 他嘴裡雖然唸著Goodbye,president.goodbye,FBI. *

                      * 其實是在說「再見了,夢想。」*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svs1422
  • 恩恩..

    好溫馨唷

    我是忠實觀眾 ^^ 呵呵..!!
  • 千千
  • 哭哭

    我看到這篇時
    我正聽著<一路向北>
    不知不覺
    幾顆眼淚就這樣掉下來..
  • 沁
  • 好感動喔 掉眼淚了..
  • 喵星人
  • 感動~~忠實觀眾+1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