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什麼學長?」阿智坐在我的旁邊,喝著他手上的優酪乳。這是他第二次從

   台中下來找我,目的還是一樣,「見網友」,只不過這次換他陪別人去見,那個別

   人是他同學。


   而我已經兩個禮拜沒見到李心蕊了。


   「你為什麼會喝優酪乳?」我把他問我的問題放在一邊,好奇地問他。

   「蔡心怡說的,她說要吃健康食物。」

   「優酪乳是健康食物嗎?」

   「我也不知道,但總比可樂健康吧?」他指了指我手上的可樂。

   「哎!」我看了可樂一眼,搖搖頭,「隨便啦,還不是一樣都是喝的。」


   「你剛剛說什麼學長?」他突然想起了我還沒回答他的問題。

   「她社團的學長。」

   「她到底參加什麼社?」

   「服務性質的社團,我也背不來那名字。」

   「類似春暉那種喔?」阿智又喝了一口優酪乳,然後打了一個跟打雷聲差不多的嗝。


   「哇銬!你是雷克斯龍喔?這麼大聲?而且應該是我要打嗝吧,我喝可樂耶!」我

   把身體往後閃了一下,我怕聞到恐龍的嗝味。

   「這樣表示優酪乳有飽足感咩,」他一臉滿意的,「我家蔡心怡真聰明。」

   「........」

   「你還沒說完啊。」

   「要說啥?」

   「她在那學長家住了幾天?」

   「不知道耶,不過,應該有好幾天吧。至少這兩個禮拜她有好幾次都在那個學長家

   打電話給我。」我喝了一口可樂,這次換我打嗝。


   「喔幹!阿不然你是金剛喔!這麼大聲!」他也跟我一樣把身體往後閃。

   「這表示可樂有爽快感啊。」

   「........」

   「你........擔心嗎?」阿智轉過頭來問我。



   我也轉頭看了看他,原本應該很直接爽快而且毫無思考地「一點都不用擔心」七個

   字,我竟然咬著上唇眼神閃爍眼皮不停眨啊眨的完全說不出來。



   「不會吧。」一會兒之後,我吐出來這三個字。

   「什麼不會吧?」

   「不會........需要去....擔心吧。」我說,「你說的擔心是....擔心她被追走?

   」

   「不然還有啥好擔心的?」

   「喔......」我想我的臉上一定寫滿了擔心兩個字。

   「好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免擔心免煩惱,不會啦。我剛剛問了一個笨問題

   ,你當作沒聽到嘿。」他說。



   那天晚上阿智就回去了。他要回去之前撥了我的手機,說他要趕快把他同學送回台

   中去找道士,我以為出了什麼事,後來他說他同學被網友嚇到,三魂七魄都罷工了

   ,「目前呈現癡呆狀態」他說,「這也難怪,他跟他的網友在網路上相戀了好幾個

   月了,一見面發現對方寄來的照片是變身前,當然會受驚。」


   而這天之後的一個禮拜,我只接到李心蕊一通電話。她給我的理由是不方便一直用

   別人家的電話打給我。不過,我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個活動會這麼久?


   『這是市政府社會局辦的活動,有好幾個梯次,我們都是義工,不好推辭嘛。』這

   是她的答案。

   「每次一定都會超過宿舍門禁時間嗎?」

   『閔綠,沒有每次啦,有時候我回到宿舍已經很累了,所以才沒有打給你。』這是

   她的說法。

   「妳知道我們已經二十一天沒見面了嗎?」

   『嗯嗯,我知道。』

   「妳知道下個禮拜妳生日嗎?」

   『嗯嗯,我知道,今天我有翻到記事本。』



   「妳知道我已經準備好禮物了嗎?」

   『真的嗎?』她驚訝的說。

   「嗯,不過,妳有空拿嗎?」

   『呃......』她支唔了一會兒,『下禮拜六是最後一個梯次....』她說。

   「所以是沒空囉?」我不喜歡這麼說話,連我自己都覺得在咄咄逼人。

   『嗯....』

   「所以,連妳生日我都見不到妳囉?」

   『別這麼說嘛,閔綠,以後再拿也可以啊。而且期中考就在我生日之後,考完我們

   再見面,才不會耽誤考試啊。』聽得出來,她在極力地安撫我的情緒,她的聲音裡

   ,有特別替我準備的撒嬌氣。


   我算是有比較釋懷一些,算是。至少在掛電話的時候,我的情緒是平靜的,她的聲

   音是開心的,她用來結尾說再見的是「很想你喔,親愛的」,所以我算是釋懷了些

   。


   算是。


   坦白講,我不喜歡自己這樣子。好像不夠成熟,好像半生不熟,好像永遠都會為了

   這樣子的事情會變的熟不像熟。「不過,因為在乎才會這樣啊,不在乎的話我幹嘛

   沒事找事幹?」我用這句話來替自己的半生不熟找藉口,好像還蠻合理的。


   俗辣智第五次打電話給蔡心怡的時候,她又在吃麵了。那『速速速速』的聲音再一

   次迴盪在他腦海中。

   這次俗辣智很聰明的沒問她好不好吃,他只說天氣不錯。


   『你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是俗辣智說完天氣不錯之後蔡心怡的回答。

   「我只是故作輕鬆,不想影響妳吃麵的心情嘛。」阿智用無辜的聲音說著。

   『你少給我裝嫩!老娘今天那個來,已經痛得讓我想撞牆了,今天我同學又惹得我

   想放火燒宿舍,你最好快點告訴我你打來要幹嘛,不然我下次看見你一定把你給撕

   開!』這是蔡心怡烙下的狠話。



   「她....她竟然....她竟然說“老娘”耶!」阿智....喔不!是俗辣智。俗辣智打

   電話給我的時候,語氣是多麼的驚恐。

   「你真是找錯時間打了。」我說。

   「幹!我哪知道她生理期何時啊!我博杯嗎?」

   「也對啦。」電話這頭的我點了點頭,「那你後來說什麼?」

   「我說我想請她看電影。」

   「然後呢?她說?」



   「她說好。」

   「哇塞!」我叫了一聲,「阿智,你出運了!」

   「出你媽個B!」他罵了一句,「她說如果她在那碗麵吃完之前沒看到我去接她看電

   影,她就要親手把我當螞蟻一樣的揉爛。」

   「.....」

   「所以我是打來問你,有沒有認識空軍?」

   「空軍?」

   「對啊,請他們把我載過去,從台中清泉崗到花蓮空軍基地只要六分鐘。」

   「空你媽個B!」我回敬他一句,「你還是準備當螞蟻吧。」我說。















   - 待續 -















                         * 女生那個來,不要招惹她。*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saisly
  • 女生那個來,不要招惹她。

    說的真是太好了!!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女生生理期都會這樣阿!!
  • h00824
  • 好想快點看到結局=ˇ=
    好看耶XD
  • 飛比
  • 太太太可怕了,從人類變螞蟻 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