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寫新稿,新稿難搞。
成為專業寫手之後的年資已老,新稿著筆之後,下場大部份都是全部砍掉,不是龜毛也不是麻煩自找,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寫得更好。
於是,新稿總是最難搞,這話是真,也說得好。(誰說的?當然是我。)

我總會選擇深夜開新稿,從來就不是白天。
白天當然有白天的好,天藍雲妙心情就會好。
但夜晚像是一種會成癮的藥,輕輕嗑過就有很強的藥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