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生命寫一篇極棒的作文,
但我知道即使是死去的當天它依然還在草稿階段。

而當某個人就這樣在心裡住著,
那麼以前的那些房客們都將只是被風乾的回憶了。
有過去總是好的,才會有現在長大的自己。
或許哪天買了一張不知道目的地的車票,
拎著隨意抓取的行囊,或者只是一件風衣也行,
然後,陪自己去流浪。

哪都好,就陪自己去。
跟自己說:「我就跟著你走了,好嗎?」

接著踩在坑坑巴巴的路上,
曲裡拐彎石板地凸凹不平送了幾個踉蹌,
抬起頭想看看路名,卻看見一片熟悉的雲。

原來根本就走在自己的過去,
如孫悟空翻不出如來的五指山。
像是跟靈魂玩剪刀石頭布,你永遠不會贏他。

跟自己說:「我就跟著你走了,好嗎?」
「好啊!」沒有人會拒絕自己的。

然後走到路底,回頭看看自己。
那篇作文,仍然坑坑巴巴,塗塗改改,
仍然,草稿,階段。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