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月之後,我們在香港赤臘角機場降落。
我說的我們是指我跟婉燕,還有阿尼和小希。

現在的演唱會都是那個樣子了,比聲光比特效,陳奕迅當然也一樣。
不過他特殊的地方在於他是個很放得開的人,他不太在乎別人覺得他很怪,所以很多人叫他人來瘋是有原因的,你會看見他的表演不只是在表演,還有那些真情流露。

一首《浮誇》唱到聲嘶力竭,重點早就不是歌聲,而是感情了。

我記得辭海說過,《浮誇》是一首不管詞或曲都很難再有歌可以超越的作品了。
這樣的歌曲很多年才會出現一首,因為這必須要有太多的天時地利人和,寫詞的人要對,寫曲的人要強,唱的人當然要更適合這首歌。

我們是帶望遠鏡去看演唱會的。
第一次出國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看演唱會,對我這種人來說還真是難得的經驗。辭海在台上的裝扮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他們的服裝會為了演唱者而做搭配,連頭髮的造型都是。所以當我們看見辭海在台上的樣子,四個人出現了一樣的反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我們真的想笑他,而是那個樣子跟那個妝掛在他身上非常有喜感,他一整個看起來像是某種快要壞掉的吉祥物。

又一個多月之後,我在全家便利商店的架上看見阿尼的新作品,他說那是他的第二十本作品了,沒想到寫了十幾年,當年如花似玉的如玉,現在都跟著老了。

我二話不說書拿著就到櫃台結帳,朋友間捧個場當然沒問題。雖然說我已經很久沒看小說了,沒意外的話我可能會把它拿來蓋泡麵。

這天金曲獎的入圍名單出爐了,我在最佳作曲人的名單上面看見辭海的名字。我在家裡高興地跳了起來,第一通電話就打給婉燕。

「你別激動,我也看到了。」婉燕說。

我又立刻打給辭海,但是電話轉進語音信箱。
沒兩分鐘我又撥了一次,還是轉進語音。然後我傳了訊息,要他回我電話,但我等了四個小時,他還是沒有回撥。

後來我在他的臉書上看到一篇八個小時前發表的狀態,他在桃園機場打卡,拍了一張飛機時刻表的照片。

他說:「現在去紐西蘭好像不太對,那裡快要冬天了,對吧?」

辭海啊,那裡快要冬天了沒錯,但你既然有勇氣買了這張機票,我想你的春天就要來了。

對吧?對啦!







-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wu 的頭像
hiyawu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