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整個很憂傷,朋友都說他們一直看見一個藍色的人在眼前晃。


                                                                               


大家都在大笑的時候,我只笑了一半。大家都深鎖眉間在嚴肅的時候,我的雙眉擠不出皺紋,反而比平時更平坦。我的食量比平常少了一半,我呆坐著的時間比平常多了一倍。


                                                                                


我打電話給朋友約一起吃飯,他們說我的來電顯示是憂傷,而不是一組號碼。


 


我在昨天接近中午才入睡,立刻就夢到她。


我夢到她,過著幸福的日子,她穿著白紗,笑著對我說再見。


我才想到我曾在她夢裡的那本日記裡看過她寫了一句話:『我想結婚了。』而我當時竟只是笑了一笑。


                                                                               


前天夜裡的那通電話裡,她也說到了「我想結婚」這四個字。不過,她補了一個但書,『但我必須先找到幸福。找不到幸福的婚姻,像是沒有背著降落傘的傘兵,糊塗地跳下飛機....


                                                                               


昨天(因為已經過了十二點),陪她去看了幾間房子,有的她嫌房租貴,有的她嫌生活機能不足,有的她嫌交通不便利,但我看著她的表情,我知道她在說謊。


                                                                               


「妳真正想嫌的,是沒有他在妳身邊吧。」這是我心裡的OS


                                                                                


吃晚飯的時候,我本來想跟另外一個搞笑的朋友一起吃,我試圖讓自己開心點,他說的笑話有一種治療悲傷的作用,強效的,而且免費的。誰知他說接到我的電話像是接到憂傷來電,我閉上了眼睛,感覺自己浮在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沒有任何其他人,只有我一個,癡癡的望著101大樓,想像我的幸福就在那塔尖,但我永遠都到不了那個地方。


                                                                               


「回去吧。」走在往她暫住的飯店路上,我說,直視著她的眼睛。


『你說什麼?』


「我說,回去吧。妳已經不再是妳自己的了。至少在妳真正的讓自己自由之前,妳都不是妳自己的。」


.....!』


「他已經是妳生命的氧氣,生活的全部了。」


                                                                               


『你非得.....這麼直接嗎?』


「我不得不啊!」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們的報應,當初我們選擇沉默的報應。」我說。


                                                                               


她抱著我哭,一直哭。當時我想抱緊她,一起走到雨下去洗一洗我們幾年來早已經蒙上一層灰的寂寞。但是她說了一句話,我聽見我那顆曾經為她跳動的心,再一次裂開的聲音。


                                                                                


『我的報應,不是擁有他,而是失去你。』


                                                                                


還記得,今天台北下了雨嗎?


持續了好一陣子的好天氣的天空,今天陪我一起哭了。


                                                                               


三個多小時前,我打給那個搞笑的朋友,他剛要上床睡覺,接了我的電話,他說:


「又是你!你的憂傷讓我85公克的手機重得像85公斤啊!」


                                                                               


我向他道了個歉,並且拿出我的保證,像簽下保險單一樣,擔保著我的憂傷,會在這幾天消失。而我臉上頰上那些被很深的寂寞喚醒的鬍渣,等等就會去剃了。


                                                                               


只是,這場睡了好幾年的....愛情的夢啊!醒過來了嗎?


我想沒有吧。


                                                                                


我的幸福,還在那101的尖塔頂端。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