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寫新稿,新稿難搞。
成為專業寫手之後的年資已老,新稿著筆之後,下場大部份都是全部砍掉,不是龜毛也不是麻煩自找,總是覺得自己可以寫得更好。
於是,新稿總是最難搞,這話是真,也說得好。(誰說的?當然是我。)

我總會選擇深夜開新稿,從來就不是白天。
白天當然有白天的好,天藍雲妙心情就會好。
但夜晚像是一種會成癮的藥,輕輕嗑過就有很強的藥效。
它讓你傻笑、微笑、輕輕的笑,但同時不忘思考。

於是,在深夜才適合開新稿,從來就不是白天,這不是什麼寫手的習慣或驕傲,只是白天不懂夜的好。

但夜有多好?這種申論題會答到瘋掉,而其實我也很難在這裡深入探討。
大多數人在此時此刻都在睡覺,偶爾的熬夜會讓人們感覺衰老。
所以要向多數人推銷夜的好,就像是對吃素的人說豬肉牛肉雞肉有多好吃口感多美妙,成功不了又吃力不討好。

所以,就跳過去吧,跳跳跳,夜有多好不需要探討。
現在重要的是我的新稿。

新稿,難搞。你或許很難明瞭,這我知道。
我只是在抒發此刻某種程度的無聊。
不為什麼,就因為新稿,難搞。

而這夜的寂寥,靜得好吵。

    全站熱搜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