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了我,今年。


 


以往每年的耶誕節,我的手機總會塞滿遠朋近友傳來的祝福,也會接到許多打來大喊耶誕節快樂的電話。當然,今年並沒有例外,手機裡的簡訊考驗著記憶卡的容量,接不完的電話也考驗著電持的耐久力。


 


只是,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我怎麼沒有過節的歡愉感受呢?


 


耶誕夜那天,我早早就回到家了。牆上的時鐘告訴我時間是八點。習慣性地連上了網路,在BBS上面看到的每一篇文章都與祝你耶誕節快樂有關,在線上的網友們即使沒有出門歡渡耶誕,也在網路上找到了一起同樂的伙伴。有人相約用Skype一起聊天唱歌,有人用MSN跟朋友聊天,有人徵視訊對話認識新朋友。而我只是靜靜地,在螢幕面前,把手機調成震動,讓回憶來陪我過耶誕節。


 


我想起那年少輕狂的十多歲的自己,每當十二月來臨,總是特別興奮地期待著耶誕節快點到來。我會清楚而且縝密地計劃著耶誕節要怎麼過,想跟誰過,該不該約那個我心怡的女孩,要訂那間餐廳來好好的享用耶誕大餐。我曾在二十歲左右的年紀,寫過一篇《如果耶誕節是耶誕月》,我多麼地希望耶誕節不是只有一天,我希望那就像寒假一樣的長,那種歡喜的氣氛不要被中斷。


 


正在念大一的堂弟,耶誕節前幾天打電話問我,該用什麼方法把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子帶到他已經訂好座位的牛排館。他在電話裡用既興奮又期待的聲音形容著他跟那個女孩的事情,他詳細地告訴我他跟那位女孩認識的過程,還有,他買了一個美麗的髮髻要當耶誕禮物。當他清楚地交代著他計劃已久的耶誕告白時,我心底某處竟發出一聲驚呼!「天呀!那不就是我曾經有過的青春嗎?」


 


我一邊用電話告訴他如何委婉地邀約才不會嚇到女孩子,卻一邊羨慕著他現在的年紀。電話的最後,我告訴他,一定要好好的記住這幾年的青春,因為將來,你一定會用更深地感受去無限的懷念。


 


「啊呀!哥哥!你幹嘛這麼黯然啊?」電話那頭他笑笑地說。


「我並沒有黯然啊!我只是很懷念而已。」


「懷念什麼?」


「懷念你正在做的這些事,正在想的這些事,正在計劃的這些事,還有你正在經過的這個年紀啊!」


「這你不也經過了嗎?」他似乎依舊不太了解我的懷念何來。


「就是已經經過了,所以只剩懷念的能力了。」


「哥哥,你沒多老,別想那麼多。」


「我想,或許我不那麼老,但我的耶誕節,卻已經老了。」我說。


 


大概吧。或許吧。我想,把這句話說給我的同學們聽,他們或許會嗤之以鼻地嘲笑我想太多了,但我卻覺得他們可能會在心裡暗自地認同這句話的貼切。所以,已經老了的自己,或許在將來的每一個耶誕節,都已經不在是用歡愉的心情在度過了。


 


你或許會問,用歡愉的心情度過耶誕節不是更好嗎?何必把一個快樂耶誕節過得那麼憂鬱呢!這當然,我是絕對贊成這點的!但是,若你認為我的耶誕節太過憂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的意思是,用愉快輕盈的心情過耶誕,這一點都不困難,只是,在歡愉堆疊的背後,那懷念的力量,會讓我覺得耶誕節更富有美麗加分的色彩。


 


你想想,可以快樂又可以懷念的耶誕節,是不是更充實呢?


我懷念我過去的每一個耶誕節!那些已經老了的,耶誕節。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屁衍丁丁
  • 人啊
    終究是會老的動物

    就像拉肚子一樣

    無可避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