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唯一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世界上所有的好與壞、
美麗與哀愁、快樂與苦痛,

都是人幹的。

因此,做個好人吧。
這是對得起自己的唯一方式。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親愛的你們、和妳:


別來參加我的告別式。因為沒有,也不會有。
不是我不會死,而是我不想告別。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人氣()

是的,親愛的外公啊。
距離你離開地球的日子,已經快兩年囉。
而我依然像是你那個沒有長大的唯一的外孫,
在三十五歲的現在,想著我五歲時的你。

其實我早就沒有印象了,那些你天天載我到學校去被老師罰站的日子。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媽、外婆:

妳們,生命中影響我最大的兩個女人。
請妳們一定要好好的。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嘴巴甜的兒子跟外孫,很抱歉沒讓妳們聽過什麼貼心的話。
我只是一再地謹記,身為妳們的兒孫,我至少不能讓我們家丟臉。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 Aug 07 Sat 2010 03:41
  • 愚人

看清所有該看清與不該看清的那些看清,其實都不是真正的看清。
因為沒有什麼能被真正的看清。
相信所以該相信與不該相信的那些相信,其實都不是真正的相信。
因為沒有什麼能被真正的相信。

最接近的通常也會是最遠的,最遠的通常一個不小心就變成最近的了。
聽起來拗口,想起來傷腦,但這就是看清,這就是相信。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這是一篇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寫出來的網誌。
考慮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終究敵不過「手指頭想說話」的癮頭。

一個認識了許久的好朋友,去年的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七分,車禍,走了。
我在好多年前就認識她了,在我還是網路小說界新人的時候。

她走了的消息,小蓿告訴我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這個時間,我還醒著。
但是有一部份的我,睡了。只是似乎睡得不沉。

夏天的太陽比較早上班,五點半多的現在,陽光是橙黃色的。
這跟我在加拿大看見的顏色相差不少,北緯度較高(超過35)的城市或地方,天空與風景顏色都比較偏白。

不容易想像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 Jul 16 Thu 2009 21:57
  • 無題

三十三年了,我活著。
從有記憶以來,到這一陣子的現在,過去發生的許多事情,在彎延的山路上,像是被翻動的相簿,更像是被捲動的電影底片,一口氣,播放了,好幾遍。

一口氣,好幾遍。

可能沒有人會理解這種記憶放映的迷人之處,因為當我正在看著自己的人生電影,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沒有人的沙灘,深夜的一點半。
那裡沒有路燈,沒有人煙,沒有任何住家,海平面的最遠處也沒有船。只有很多星星,還有黃色的月亮,把海照出一條黃色的光路。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我快不能呼吸。

垃圾桶裡那一大堆擦過眼淚鼻涕的衛生紙,推翻了一件我一直以來都自以為的事:堅強。
他媽的,我一點都不堅強。

坦白說,我甚至沒有意識到我做了什麼天大的事,會讓距離瞬間拉得這麼這麼遙遠。
遠到我再怎麼用力呼喊,都再也沒有人聽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8) 人氣()

六月三日,下午一點四十分。
在外婆的撫觸及叮嚀之下,外公走了。

其實,我一直以為如果外公走了,我一定能因為極度地悲傷而寫一篇萬言書來悼念他。
但是,當我看見他陷入昏迷,醫生發出病危通知的時候‧‧‧‧‧

我根本什麼都說不出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