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Selected Category: 吳子雲之手 (287)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5. 漸進曲

因為人生像是一首漸進曲。

時而匆忙,時而靜默,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
不管是哪個階段,都是成長的旋律。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以我從家裡搬到學校宿舍,再從學校宿舍搬到公寓的經驗來看,大部份的男生行李似乎只要兩個行李箱以內就解決了。行李箱裡當然裝了所有的東西,甚至包括鞋子、書、所有的報告跟自己的筆記型電腦。

而女生就不一樣了。

我沒幫女生搬過家,我不知道這過程竟是如此複雜。搞得像是雨林大災難後的動物大遷徙,但明明遷徙的就只有一個人。

凱聖說他幫李夜柔搬家三次,一次都會花兩天的時間。第一天是把所有的東西裝箱,第二天才是搬運和歸位。他也很難想像一個大學女生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東西。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是的,那是美好的一天。

我們回到公寓,因為一夜沒睡,大家都累到被周公秒殺。我裹著睡袋躺在客廳地板上,沙發上的廖神學長沒十秒鐘就鼾聲大作。

睡到中午,我的電話響起,是丁尹打來的。
她說手機壞了,送修兩天,剛剛拿回來看到我的訊息,「很可惜我沒跟到昨晚的趴踢。」她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廖神在寒假前拿到了研究所的學位,他說失去一個女朋友,多出來時間準備論文跟唸書,拿回一個學位,感覺還不算太虧。

我以為他立刻就要回家去,然後當兵,然後出社會,重新開始他的人生。
但他選擇留在台北,他說他有個學姊在經營補習班,剛好缺一個教高中數學的老師,問他有沒有興趣。

「就去教吧,教到兵單來再說。」他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第三張照片是直立的,天燈在照片的左上角,我的身體佔滿了照片右邊。

在台北唸書唸了四年,還是第一次到平溪放天燈。
之前凱聖跟政業都約過我好多次,但因為路途遙遠,我都以梗梗可能會半路歸西為由拒絕,而丁尹只是在電話那頭說:「我們去放天燈吧。」,我就不管梗梗的死活了。

果然,男人對某個女人產生興趣的時候,眼裡是沒有兄弟跟朋友的。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4. 美好的一天

後來,我們想在陽明山迎接晨曦,
但冬天的台北總是陰鬱的,所以太陽連個影都沒看見。

「沒陽光沒關係,我們還是能期待這是美好的一天。」廖神學長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回過神來,我坐在衣櫥前面,全身依然赤裸,只穿著一條內褲,頭髮已經自然風乾了,頭上的毛巾不知道何時被我掛在肩膀上。

好像真的太醉了,連自己坐在地板上發呆了多久都不知道。掉進回憶裡的人就像搭時光機回到過去一樣,一件件故事從頭開始演一遍,你是主角之一,配角有好多,有些已經辭演了,有些還陪著你。縱使有些細節忘了,仍然是一部好看的人生。可惜這不是電影,也不是什麼時空穿越劇,什麼也沒辦法改變。

我隨意套上一件衣服免得著涼,「穿上,承擔」四個字再一次映入我的眼瞳,我下意識地笑了出來,自言自語地說了句:「媽,我知道了。」

眼角瞥見另一邊櫃子裡那本很厚的相簿,深褐色的厚皮封面,一行燙金的英文字:「For Memory」。我覺得這是一句廢話,哪一本相簿不是為了回憶存在的?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有一天我跟政業走在學校裡,下著雨,我們撐著一支斷了傘骨的破傘,是跟廖神學長借的。他說這把傘是有歷史的,從他爺爺傳給他爸爸,再從他爸爸傳給他哥哥,然後傳到他手上,「這把傘至少十歲了,我們村子裡野狗多,而且有攻擊性,所以我爺爺跟我爸爸都用這把傘擊退過野狗,又名打狗棒」。他說。

傘很大沒錯,兩個人站在底下絕對夠用也沒錯,不過傘骨斷了兩根,而且有第三根已經搖搖欲斷的樣子,傘皮還有破洞,看起來像是老鼠咬的。

我跟政業嚴重懷疑這把傘根本沒有什麼歷史,也不是什麼打狗棒,他只是想看我們怎麼用一把破傘在大雨中橫渡學校。

走沒多久,迎面來了兩個女孩子,一見到我們就開始笑。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顏芝如跟男朋友分手後沒幾天,我在跟她的msn聊天當中得知這個訊息。看她好像情緒非常低落,我說如果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個晚飯。

我以為分手是她提的,沒想到她男朋友早了她幾步。
「分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已經這麼喜歡他了。」顏芝如說。

「如果妳真的不想分開,要不,去把他找回來?」我說。
「就算找回來了,個性差異依然存在。」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有一天我在早餐店吃早餐時看見報紙上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葉百融」。
標題是:「清大學生葉百融強姦女同學,辯兩情相悅,檢求處兩年徒刑。」

不好意思,我是開玩笑的。
而且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強姦罪為什麼都判這麼少?應該老二直接割掉然後撒鹽巴沾醬油做成老二沙西米餵他自己吃下去啊他媽的。

抱歉我離題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3. 彷彿

感覺得出來拍照片的人有一種觀天下的氣勢,
彷彿她的存在是上帝的視角,
彷彿整張照片的構圖完全依她的安排在進行,
彷彿風是依她的指令偶爾吹偶爾息,
彷彿我就是那個被線牽住的木偶人隨她擺佈。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認識顏芝如的時候,她有個男朋友。
這再正常不過了,這麼美麗的女孩子沒有男朋友的機率大概比廖神學長變得不白爛的機率高一點點而已。

她跟我同年,唸世新新聞系,她想當記者,最好可以跑體育線,因為她喜歡籃球,更喜歡棒球。問她喜歡哪個球員,她說:「鈴木一朗」。

為此我去翻遍了鈴木一朗的資料,幾乎背得滾瓜爛熟。認識她這年是2002年,鈴木一朗從日本職棒轉戰美國大聯盟西雅圖水手隊的第二年,第一年時他拿下美聯新人王,美聯MVP、盜壘王、安打王、打擊王和金手套獎。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那個她」很美。

多美?
美到凱聖看著她流口水,美到百融當下就想為她寫一首詩,美到其他的男性顧客都不自覺地多看她幾眼。

美到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因為她的出現瞬間安靜了下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大三那年的校園演唱會,是政業的樂團第一次登台表演的時候。
樂團成立了整整一年,五個團員們努力寫了二十七首歌之後,他們終於有機會在面對幾千人的舞台上,貢獻出他們的第一次。

演唱會安排他們在歌星中場休息的時間上台串場,僅僅只有十分鐘。但這十分鐘對政業和他的樂團來說,或許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個十分鐘。

那次演岀之後,政業的樂團得到了台北市兩間地下音樂PUB的固定表演機會,每週一次,各唱兩小時。酬勞其實不高,但他們說,只要有舞台,其他的都不重要。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暑假過後就是大二了,廖神學長邀我跟政業一起住。
「我兩個室友都搬走了,你們跟本神有緣,我們來當室友吧。」他說。

看了他住的地方,我嫌吵,政業嫌小,於是廖神學長退了租約,跟我們另外找了一間三房兩廳兩衛浴的老式公寓。

公寓在三樓,三十年的房子了。老歸老,但很幽靜,也很乾淨,從樓梯間的整潔就看得出來鄰居都很用心在維護的痕跡,每一戶都有盆栽,整排的連棟公寓綠意盎然。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2. 超級大絕招

因為我跟他的補習班不同,
我根本不知道那女孩是誰,
當然百融也不知道。

他說成敗與否,在此一役,講得好像要打仗一樣。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因為生活常有太多的不愉快了,
像是在暴風雨中求活。
於是,我在心裡築著堅強的堅牆
努力讓自己住在晴天裡。」

這是君儀的名片檔,每次上BBS站,我都會查詢她的ID,然後讀一遍。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漸進曲 (4)

政業喜歡君儀的事情後來被我發現,頓時晴天霹靂!
有多霹靂?比霹靂布袋戲還霹靂!

大一上學期還沒結束,君儀就寫信給學長暗示了自己對他的情愫,沒想到學長竟很快地約她出去吃飯看電影,她高興一半,「耶。學長也喜歡我嗎?」,卻又猶疑一半,「但他不是喜歡另一個學姊嗎?」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大一冬天某個早上,凱聖他們班跟淡江大學的女生辦了一個聯誼,身為召集人兼主辦人,他必須負起出遊前探路的責任。於是他打電話給我,要我陪他一起去探路排行程,目標是陽明山和金山老街。

凱聖這個人是標準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他找你一定有事,他沒事的時候就像在地球上消失。

好死不死,我們約好探路那天剛好有個寒流報到,他從新莊輔大數十里迢迢到外雙溪來找我,結果氣喘病犯了。

我跟他從高一就認識了,結果到這天才知道他有支氣管氣喘病。我開始在腦海中翻閱回憶,確實以前我跟百融約他打籃球的時候,他都只在旁邊替我們撿球,我們以為他只是對籃球沒興趣,從沒想到他是個無法劇烈運動的人。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兩千年九月,我還是個十八歲的小毛頭,駕照剛拿到,我媽送我一部中古速克達,100CC,售價兩萬三。因為老闆跟我爸媽認識多年,我家的摩托車出任何毛病都是他在醫的,也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所以他一聽到我考上大學要離開家鄉,不但多送我一頂安全帽,還附贈兩個專業小偷大概五秒鐘就能打開的大鎖。

「前輪鎖一個,後輪鎖一個,加起來至少多頂十秒!」老闆說。
「叔叔,有沒有那種不只頂十秒的?」
「有,有可以頂三十秒的。」
「怎麼都是算秒的,沒有那種算小時的嗎?」
「算小時的時薪就比較高哦………」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1. 強迫症

強迫症三個字對我來說是個新鮮的名詞,
上大學之前沒人這麼跟我說過。

但我不過就是身上隨時都帶著一包濕紙巾,
吃飯前會先抽兩張把桌子擦乾淨而已,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一個多月之後,我們在香港赤臘角機場降落。
我說的我們是指我跟婉燕,還有阿尼和小希。

現在的演唱會都是那個樣子了,比聲光比特效,陳奕迅當然也一樣。
不過他特殊的地方在於他是個很放得開的人,他不太在乎別人覺得他很怪,所以很多人叫他人來瘋是有原因的,你會看見他的表演不只是在表演,還有那些真情流露。

一首《浮誇》唱到聲嘶力竭,重點早就不是歌聲,而是感情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新的業務看起來很精明幹練,跟我的類型完全不一樣。
我是零距離的親切感,他則是零親切的距離感。

大仔說他的業務能力很強,我說我已經感覺到了。
他就是那種帶著有距離感的禮貌,一切公事公辦的類型。他臉上所有的笑容都是為了簽成訂單的手段。跟他交接的時候,他的謝謝跟不好意思總是掛在嘴邊,像極了客服專線的專員,過程中除了公事,他沒有跟我哈啦過任何一句公事以外的話,連呵呵都沒有。

呵呵,我開始想念辭海莫名其妙的呵呵。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辭海有一天沒頭沒腦地跟我說,燕子遷徙的習性,是在冬天來臨之前就結群往南方飛,等到隔年的春天,氣溫暖了,花芽併放時才會回到原來生活的地方。

「所以你這是在說什麼?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
「這是在讓你長知識。」
「噢!這麼好?」
「對啊,快點感謝我。」他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辭海跟燕子在PUB的最後一次表演,我答應過他們絕對不會缺席。
不過當我說不會缺席的時候,距離我離開台北,只剩下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了。

「新業務下禮拜上去報到,你記得跟他交接。」電話裡大仔這麼交代我。
「所以我剩下幾天?」
「扣掉今天剩六天。」
「喔……」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然後我出門上班時,看見了一個讓我有點驚訝的畫面。

擁抱是會留下痕跡的,當然我說的不是瘀青。
如果是瘀青的話,那不叫擁抱,叫企圖勒斃。

那痕跡是無形的,感覺那環抱感還在,那溫度還在,那是一種心動,還有一種幸福感。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好天氣才持續了兩天,灰黑色的天空馬上就來報到了。
氣溫再一次下降到只有十度,這種溫度要從被窩裡爬起來上班簡直是要人命。

我穿好衣服準備上班時,辭海拎著兩份早餐慢慢走上樓梯,拿了其中一份給我。

「我的老天!要下紅雨了!我在這裡住了三個月,你第一次替我買了早餐!」我好驚訝的說著。
「你應該要感謝早餐店的老闆,要不是他把我的饅頭夾蛋做成燒餅夾蛋,你要等我幫你買早餐可能要等到下輩子。」辭海說,有氣無力的。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同居 (24)

※ 5. 別了

時間是個好醫生,它唯一的缺點就是手腳慢。

它不曾為誰快過,也不曾為誰慢過,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一天晚上,我跟辭海在家裡看電視。
辭海幾個月前賣出去的一首歌被一部偶像劇拿去當片頭曲了,而這傢伙完全沒在關心那部偶像劇的收視率。而這天晚上我才發現這首歌是辭海寫的,「哇銬!原來這歌是你寫的!這部戲現在很紅啊!」我說。

「是喔,我不知道耶。」
「你自己寫的歌被拿去當片頭曲,你竟然不知道?」
「我知道它被拿去當片頭曲,但我不知道戲很紅。」
「戲紅,你的歌就會跟著紅啊。」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收假回到台北的時候是初五的半夜,噢不,應該說是初六的凌晨。
我依然遵循著政府的德政,在高速公路不收費的時候開夜車踏上從南到北的旅程。

心裡有些不知何來的落寞感。

有人說「一個人的長途旅行是其實不是一個人,因為陪你的是寂寞。」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隔天初四,我依然九點前就到公司參加團拜。
大仔虧我說還好我看錯日期不是看成初五,不然初四團拜沒到被記曠職扣薪就算了,打電話去說要插死他肯定會被他綁在我們公司外面的旗杆上。

這天聽其他公司同事說台北地區的業務其實有很多人來應徵,還有好幾個是特地從台北下來高雄應徵的。可能是景氣不好,失業率也比較高,好多所學專長不相關的都來應徵,其中還有幾個學歷驚人,碩士很多,博士也有。「碩博士來跑業務,太大材小用了吧?」我聽完心裡這麼想著。

不過大仔對業務人員很挑剔,同事說好多個履歷表很優秀的都被刷掉,只有少數幾個面試通過錄取,但這些人只來了一兩個禮拜人就不見了,電話也不接了,大仔說業務人員不難找,但好業務卻萬中無一,「就像武俠小說裡的絕世高手、練武奇才一樣!」他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當然我沒那麼聽話就真的去撞牆。
不過她也沒那麼聽話就承認她想我。

我在這裡用「承認」兩個字其實有點過份,因為要別人「承認」什麼事,你必須手上有足夠的證據或是心裡有充分的把握才能要求別人「承認」什麼。

我手上的證據是零,我心裡沒有把握,她等我的訊息等得很晚,也能解釋成她很單純地只是擔心我是否安全到家,這連普通朋友都會擔心,一切都很正常。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辭海舅舅的告別式距離農曆除夕只有一個禮拜,當大家都在忙著辦年貨、張燈結彩迎新年的時候,辭海跟他媽媽數日以淚洗面,使得跟他們住在一起的我心情也好不起來。

車禍肇事的駕駛只受輕傷,他沒有肇事逃逸,也沒有酒駕,但依然受到媒體和社會的責難。不過他違規超速跟紅燈右轉撞上周小安的過程被路口監視器拍得一清二楚,警察很快的就釐清肇事責任將他起訴。好幾次他哭著要來祭拜,都被擋在門外,他在媒體採訪的時候說希望受害家屬給他一個為死者上香的機會,但辭海說:「我不想見到他。」

告別式那天可以說是眾星雲集,很多大牌的、資深的影歌星、製作人都來了,這輩子我沒親眼看過這種場面,不禁在心裡佩服辭海的低調。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 4. 羨慕

每個人都會去羨慕別人的生活,
就好像我會羨慕阿尼一樣。

在我羨慕著阿尼的同時,其實我也羨慕著辭海。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桃園有個客戶是個非常會喝酒的大哥,姓陳,大概五十歲上下,身材又高又壯,圓得像圓規畫出來的啤酒肚是他的認證標記。他對來應徵的技師只有兩個要求:「技術要好,酒量要好。」每次去拜訪他總要搭計程車去,然後當天就沒辦法拜訪其他客戶,因為他三兩下就能讓我茫酥酥的離開。

偏偏婉燕在我跟陳大哥喝「下午茶」的時候打電話來:「今天是領薪日,我可以把欠你的晚餐還給你了。」她說。

那天的下午茶沒有咖啡也沒有茶,當然更沒有蛋糕餅乾或甜點,而是一瓶蔘茸藥酒加高梁,陳大哥說冬天喝這一味的保證不會冷。

是啊,他說的對,真的不會冷,但是會吐,而且是吐到想哭。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一天, 辭海在錄音室裡破口大罵。
因為他門沒關,聲音很快地傳到在樓下房間裡看電視的我的耳裡,我以為他發生了什麼事,衝上樓一看,他坐在沙發上,拿著一張紙在罵髒話。

「發生什麼事?」
「我再也受不了這種自以為厲害其實沒什麼內涵又愛賣弄文字的新人了。」他說。
說完,他把那張紙遞給我,「你自己看,這是在寫什麼東西?」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一天媽媽打電話來,說我已經快兩個月沒回家了,在台北是否一切安好,吃的住的能否習慣,工作是不是順利,台北比較冷是不是有多穿衣服,有沒有交到新的女朋友?

我媽說台北的女生比較會打扮,漂亮的很多,要我不要太挑剔,快點找一個試著交往看看,可以的話就快點結婚了。

這才是她這通電話的重點,其他的都是題外話。

她這意思好像是在叫我隨便從路邊拉一個娶回家,感覺好像在菜市場挑菜挑魚買肉一樣。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晚上大仔打電話給我,「台北的業務一直在找,但是一直沒有適合的人選,不然就是做幾天就離職了,你在台北繼續撐著,我會盡快找人把你替回來的。」他說。

「沒關係啦,你慢慢找,不急不急。」說完我就掛電話了。
其實我是想跟他說「你找不到也沒關係,我現在不想太快離開台北呀。」

因為這時我正在跟婉燕用app聊天。
接電話之前我剛傳給她說:「今天一切順利嗎?車子明天就好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 3. 生鏽的草莓

你是草莓,生鏽的草莓。
你眼裡透露的憔悴,擁抱也給不了安慰。
我愛草莓,你身上的鏽味,
是草莓崩壞前的一抹甜美,愛上你等於活受罪,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出生在愛爾蘭的大文豪蕭柏納說:「此時此刻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如果在第二個理想伴侶出現之前,你已經跟前一個人發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賴的深層關係,那後者就會變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個人沒有培養出深層關係,感情就容易動搖、變心,直到你與這些理想伴侶候選人的其中一位擁有穩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開始。愛上一個人不需要靠努力,只需要靠“際遇”, 是上天的安排,持續地愛一個人就要靠“力”。」

世界上有多少人有這樣的力?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很多人都在學習這個“力”,但也有很多人一點力都沒有。

因為蕭柏納是一八五六年出生的,是十九世紀的人,當時全世界人口大概只有三十億,現在全世界已經有七十億人口,所以他說的兩萬個適合你的人,現在大概暴增到四萬多個。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辭海的第一個女朋友交往了三年,第二個更久,交往了七年。
「我還是比較愛第一個,在我跟第二個在一起的時候。」
「但是第二個離開我的時候,我發覺我好愛她,壓根忘了我曾經有多喜歡第一個。」他說。

「所以你這麼分裂啊?」
「是啊,分裂了很久耶。」我在他說這話的眼神當中讀到了驕傲的訊息,但我不明白這有什麼好驕傲的,接著他繼續說,「分裂到後來我反覆思考,覺得自己根本不適合戀愛,卻又情不自禁的喜歡上燕子。」
「所以你才沒告訴她?」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大概一個禮拜之後我就見到燕子了。那個他那天醉倒前說「妳好正」的燕子。
而她就是那張照片裡的女孩子。

我不知道燕子的名字,因為大家都叫她燕子。
我在一間有歌手駐唱的PUB看見她。PUB就開在鬧區巷弄裡的一處地下室,氣氛非常好,地方不算很大但感覺很溫暖,裝潢有點美式的風格,又有點在朋友家的倉庫開Party的感覺。

而燕子就是駐唱的歌手。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太喜歡哪個人?
相信你跟我有一樣的疑問。

那天晚上我想盡辦法要他說,他就是隻字不提。好奇蟲咬得我遍體鱗傷,他老大悠悠哉哉地喝著啤酒,好像我的好奇跟他無關。

其實嚴格説起來我的好奇確實跟他無關。我的好奇是我的好奇,他的喜歡是他的喜歡,他沒有跟我交代的義務,我當然也沒有逼問的權利。這就像歌手偶像公眾人物的感情一樣,他們要跟誰在一起、要喜歡誰、要跟誰分手都是他們的事,為什麼我們有權利逼他們公諸於世?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我在辭海的錄音室角落發現一個相框,裡面有他跟一個女孩的合照。
我問他那是不是女朋友?他看了一眼,然後笑笑的沒說話,我也就沒有再多問。

但感覺得出來,這微笑的沉默當中有很長的一段故事,只是他不說而已。

那女生長得很甜,笑起來有種清新自然的美。
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給人一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像是………距離感?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 2. 習慣

我們這一輩子可能會愛上好多人,
但也可能只會愛上一個人。

這好多人跟一個人會不會就包括在那兩萬人或四萬人裡面?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我在房間裡待到八點半,肚子餓得都說不出話來了,血醣偏低讓我整個身體開始不自覺的發抖。本來我還以為是天氣太冷才會發抖,但冷氣旁的室溫溫度計顯示二十一度,我才會意過來:「真的是餓到發抖。」

房間很舒服,電視大概是四十吋的,很大。
床沒意外的話也是King size的,我在上面滾了兩圈半還沒掉下去。被單是藍色跟灰色相間的花樣,衣櫥跟我家裡的一樣大,一個木作的長桌大概可以擺三部筆記型電腦,這房間給人感覺非常好,硬是要挑剔的話就只有那個會耍任性的熱水器而已。

但房間再怎麼舒服,也沒辦法解我的饑餓。
我電視看到不知道要看什麼,電影台播的電影都看過了,新聞台的新聞一天都晚都在重覆。一個不小心轉到介紹美食的節目,而且還是介紹我非常喜歡的日本料理,主持人很夭壽的在攝影機前晃動那晶瑩剔透的炙燒鮭魚握壽司,再配上他又哎又叫的誇張音調,要不是口水可以吞下去,我懷疑當時可能會被自己的唾液淹死在房間裡。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其實我曾經羨慕過駐外地的業務,有一種隻身在外單打獨鬥的特殊美感,也有享受孤單跟寂寞做朋友的滄桑感。

尤其是台中地區的傑克,他長得有點帥,身材很不錯,像個型男。

傑克姓杜,本名就叫傑克,但這是他自己改的名字,他說改名之前他的名字非常普通,普通到他自己都受不了的地步,問他舊名叫什麼,他死也不說,於是我們都在猜可能叫志明或家豪之類的。

所有的業務當中,我跟傑克比較有話聊,大概是頻率相近吧。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因為公司在高雄,其他縣市沒有分公司,所以公司裡的人也大多都是南部人。因此公司在台北、新竹、台中和嘉義都各有租一間套房給被派駐地區的業務使用,算是一種生活補貼。

這算是公司的德政,比起其他規模不夠大業務要自己租房子的公司,我們算是值得羨慕的了。因為這幾年景氣不太好,物價又一直漲,要是業務業績不太好拿不到獎金,又得再拿薪水租房子的話,那八成活不下去,不然就是兩個月瘦十公斤,省吃儉用到得厭食症之類的。

也就是因為這次的調職,我才認識了辭海。一個我這輩子最特別的朋友。

是的,辭海,這是個人名,不是字典的那個辭海,雖然字都一樣,但他真的就叫辭海。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引用(0) 人氣()


大概是我長得比較誠懇的關係,我的業務生涯好像沒那麼難熬。
「你很像我年輕的時候住在我家隔壁的阿弟仔,很有親切感。」有位老闆這麼跟我說。

我們公司的客戶大多是保養廠、修理廠、汽車百貨行、汽車材料行、和汽車用品賣場。

一開始不熟練,拜訪客戶的路線總是讓我的路癡症頭從早上發作到晚上,一早八點半排好路線出門,下班回到公司寫業務記錄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通常整間公司只剩下我跟保全。夜班保全有兩個輪班,其中一個比較年輕,他時常在我晚上九點進公司的時候說:「你好辛苦,每天都跑這麼晚,別擔心,有我陪著你,你孤單寂寞的時候可以來找我說說話談談心。」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後來我到了現在的公司當內勤人員,工作就是打雜。才做沒多久就被大仔看中。

大仔是我對頂頭上司的外號,但只有我這樣叫他,其他人還是規規矩矩的叫他蔡經理。他是我們業務部門的老大,所有業務都歸他管,當然他要爬到這個位置也不容易,二十多年的業務生涯讓他練就了一張非常有說服力的嘴巴,人家說當業務的嘴巴都很厲害,可能人都死了嘴巴還活著,就算屍體爛了,嘴巴也是最後才爛掉的。

而我強烈懷疑這話在他身上可能會應驗。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