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專欄作品(時報周刊)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棒球又輸了,已經在國際賽上好幾個連敗了,不只是對韓連敗,竟然連對中國也二連敗。這一輸不只是輸掉比賽而已,也輸掉了過去中華隊的尊嚴。

然後又是一片哀號,哭聲震天,筆者在台北京華城大螢幕的轉播現場親耳聽到女球迷當場痛哭失聲,男球迷則是連髒話都飆出來了,沒有人能接受中華隊連續輸給中國兩次,很多帶著情緒的動作與發言都出現了。

回到家裡,連上網路,台大批踢踢BBS站的棒球板因為擔心球迷暴動產生洗板效應而決定暫時鎖板,其他與棒球有關的看板也呼籲球迷要理性,蕭副總統罕見地在記者問話之後提出檢討之聲,全國關心棒球的人都陷入一陣深切思考如何檢討改進的聲浪中。

讓我更驚訝的是,連TVBS的2100全民開講這種只關心政治其他人怎麼死都不管的節目,都把老體育主播傅達仁跟前中華隊總教練林華葦請到節目中,罕見地在探討國家棒球的改進問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但中華職棒聯盟依然重病不起,像一個已經癱瘓垂死的人,只剩下張嘴吃飯的功能。

今年十月,暴龍隊再一次爆發打假球事件,其實球迷大概都已經能面無表情地面對了,即使心裡可能以幹字當開頭的OS還是免不了,不過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所以也就沒有那麼的震驚與失望。

不過令人覺得玩味的是,在此之前的幾個月,暴龍隊的「檯面上老闆」施建新就已經在網路上公開寫過「現在還是有假球」的文章,引起非常大的討論,幾個月後人就被抓了,還有一堆球員涉案。不僅僅只有球隊有問題,施建新本人的學經歷是不是造假也都一起爆發出來。

讓球迷覺得更戲劇性的是,其實暴龍隊真正的老闆不是施建新,而是某黑道頭子,而假球就是這些人在控制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請不要誤會,這個標題雖然跟周杰倫的電影片名一樣,但我今天不是要講電影,我要講的是某種……類似禁忌的話題。

這裡所謂禁忌的話題不是性或是床上情趣之類的,我要說的是另一方面的禁忌,屬於「秘密」的禁忌。

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兩人相愛相知相惜,當愛到某種無法言喻的程度,為了對方連生命都可以不要。但是在相愛的過程當中,到底有多少人敢拍著胸脯保證說:「我什麼都可以對著對方說,我對他沒有任何秘密。」

兩個男人在酒吧裡聊天,香煙雪茄一根接著一根點著,啤酒或是威士忌,甚至血腥瑪莉還是深水炸彈一杯接著一杯灌,甲先說了一些心事給乙聽,乙聽完之後也有感而發說了另外一些心事給甲聽,甲聽了之後感觸良多,因此又說了一些事情給乙聽,乙聽完之後痛哭流涕,又把一些心底秘密說給甲聽。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所以當你有點權力的時候,千萬不要太囂張。莊國榮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先來了解他的背景,他在台南一中畢業,考上台大造船系,後來轉到法律系,然後再考上法研所,最後拿到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回台之後到台灣經濟研究院擔任副研究員,然後政大聘他到公共行政系去當助理教授。他的專業在於行政法、憲法經濟行政法等等。後來受教育部聘任為主任秘書,在前教育部長杜正勝的授權下擔任「拆除大中至正」這種意識型態正名行動的現場總指揮官。

他在行政法律這方面有他的專業,他在教職上也有他認真的一面,甚至有政大的學生說他寧可自己吃得壞一點,也要捐一點錢給一些行善基金會,這也表示出他是一個宅心仁厚的人。

不過,這一切似乎都不能掩蓋他是一個「政治上身就會起乩」的蠢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那個……吳大哥,我想寫小說。」'「吳大哥,怎麼寫出一篇好文章?」在我的信箱和blog裡收到這樣開頭的信和留言,可以說是家常便飯。

從2000年我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到今天,我接過不下千封「我想寫小說,教我怎麼寫」、「我的文章都寫不好,怎麼樣才能寫得好?」的信,坦白說,這麼多人都希望能加入創作的行列,我真的很開心,但「你們真的想寫嗎?」

以文壇老前輩的標準來看,我的寫作其實是沒什麼實力可言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從踏入出版界以來,抓到機會就要強調「我不是作家,請不要稱呼我為作家」這句話的原因。

因為作家兩個字是一種無上的頭銜,我沒有資格被冠上這個稱號,我只是個半調子。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一張卡是要吵多久?

立委是都沒事幹了嗎?台灣是已經好到世界第一所以國會跟行政院都沒事做了是嗎?人民的生活是已經好到每天爽歪歪過日子薪水還高到一個不行是嗎?經濟、油價、通貨膨脹、原物料漲到翻過去、股市將要跌破八千一百點、人民荷包縮水、前幾天的中南部雨災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是嗎?以上這些都不講,就拿最基本的那些坑坑洞洞一大堆的馬路問題來說就好,是都已經補平了是嗎?到底我們還要看見多少人因為馬路有洞摔車的新聞?

立法委員們!你們一天到晚開記者會說這個人有綠卡,說那個人有某某國家的居留權,花這些社會成本跟人民血汗錢去做這種無聊低級的事情到底是哪裡讓你們覺得自己有為民喉舌兼爭光呢?把這些錢拿來解決一些中低收入戶的問題會不會比較實際?

我實在不太明白為什麼人類竟然會有「退化」的演變過程,我說的是立委們。不管是藍的還是綠的,吵綠卡黃卡紫卡還是電話卡到底意義在哪裡?明明身為人為什麼要因為政治讓自己慢慢退化成「不像人」呢?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我先說聲抱歉,這個標題可能會嚇到人,或是讓人有不好的感受。但請你耐心地看完之後再做定奪。因為我在前幾天晚上聽完一個很重要的朋友的一番話之後,發現把自己的遺書先寫好真的很重要。

他是我認識了七、八年的好友,本來是個浪蕩子,家庭環境還算OK,退伍後的三五年從來沒有工作。當時的他每天都是下午才起床,然後找朋友一起吃飯喝酒,甚至出入酒店舞廳,然後玩到天亮之後回家睡覺。

這樣的生活他過了四、五年,當時身為他好朋友的我也不停地勸他:「要玩當然可以,但是工作卻是必要的。」他知道我關心他,每次苦口婆心勸他之後,他也都會點點頭,說句:「會啦!」然後生活還是一樣亂七八糟。勸到後來我也不勸了,我想總有一天「現實」兩字會讓他明白我的擔憂。

大概在兩年多前開始,他不知道是哪根原本錯置的筋接回來了。他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到他們家的工廠工作,大概晚上七點下班之後,吃過飯洗過澡又到大型量販超市繼續第二份工作,直到半夜兩點,他才能真的回家睡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前幾天有個朋友看完了某個節目,裡面有一大堆學生談到直銷這件事。隔天跟我見面的時候提到了他眼裡的直銷。「操他媽的!」這句髒話是他說的。

這個朋友有個弟弟,在好幾年前還在唸書的時候接觸了直銷,好像是在賣什麼高分子微生物圈圈叉叉霹靂啪啦亂七八糟完全沒聽過的健康產品,說什麼總公司在美國,是個非常大的集團,名列全美前一百大企業,全世界都有分公司。

我朋友聽完了名字,上了全世界最強力的搜尋網站打上了那間公司的名字,結果是「沒有」。他的弟弟說了一些理由為公司解套,又試圖說服家人讓他開始經營直銷事業。

我不知道這中間有什麼樣曲折的過程,但我非常了解結果是什麼。我朋友的弟弟只接觸直銷不到一年,產品堆到房間門都快打不開了不說,現金卡加上信用卡已經十張,共積欠銀行三十多萬。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某天翻開報紙,斗大的幾個字紮實地吸引住我的目光:「華崗之狼假釋確定」。

「我的天!」這是我當下的反應。感覺像是一個已經退伍的男人,突然又接到兵單一樣的驚訝。那時我有一種預感,這一陣子,網路上一定會充滿了討論這件事的文章。

果不其然,台大批踢踢實業坊當天晚上的某些看板變成了戰場,好多好多人為了這隻狼到底該不該離開監獄吵個不停。不過怎麼看都實力懸殊,贊成華崗之狼假釋出來唸書的人數與反對的人數相差太多了。那像是一個小隊的人遇上了百萬大軍一樣。

那個小隊有個名字,叫做人權團體。感覺上是一個極度光明神聖的團體,請注意,我用的詞彙是「極度」。他們極度地正面、極度地仁慈、極度地相信人總是善良的、極度地認為人有一種神授予的權利,是「任何外力與壓迫不得抵抗之」。基於這些「極度」,他們主張每個人永遠都有重生的機會,哪怕是曾經犯下多大的錯誤。只要你是「人」,你就絕對擁有「神授予你的權利」。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人都是一樣的,面對同一種情況;同一件事情;同一種痛苦與憤怒;甚至同一種無奈或仇恨,撐到最後再也無計可施時,就是放棄了。

所以當政客們一再地腦殘智缺、說話不經大腦,一堆院長部長局長委員等等的講話跟放屁一樣,今天放了這種臭味的屁,明天再放另一種臭味的屁,當所有人都已經嫌惡到不想再面對他的臭氣衝天時,他還以為自己的屁真是千變萬化,好不熱鬧。

不過,今天我不是來罵政客的。寫專欄一年多了,我發現最難寫的專欄就是扯到政治,但難的部份不是發揮有限或是題材窘悶,而是永遠寫不完。

所以我今天要罵什麼?我要罵中華職棒聯盟跟球員,還有一堆腦殘智缺愛賭博又只想贏的無恥惡徒。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是一篇寫給台灣所有政客的信,不管你是議員、立委、文武官員、某某長官甚至是院長、總統、副總統,還有各政黨的老大們,我於心有感寫這篇專欄,不奢望你們看見,不奢望你們了解,只求一件事情:「請你們做該做的事。」

筆者正在寫這篇專欄的同時,謝長廷宣布了他的副手,一如所有人一開始就已經預測到的一樣,這個人就是好幾個月前“非常非常明確地拒絕謝長廷”的蘇貞昌。

我看著電視新聞,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時旁邊我的朋友說了一句話:「一部爛戲終於完結篇了,但另一部爛戲接著上檔。」

那一剎那間我好佩服我的朋友,他一句簡單的話輕輕鬆鬆地道出了幾個月來全台灣人民的心聲。而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只有被迫;而且是強勢地被迫收看這些爛戲。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最近我很心疼一些孩子們。孩子們指的是現在已經紅到不行的星光幫,還有一大堆一大堆數都數不盡的想成為星光幫一份子的孩子們。

或許我一個大男人說我心疼那些小男生感覺上是噁心了點,這些我承認,但是我還是沒辦法不坦承我真的是心疼。心疼什麼?心疼他們被玩弄。

一天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飯,那家餐館的電視正在播著某台的新聞,新聞播到楊宗緯過去寫過的情書被媒體翻出來了。朋友正一口白飯一口雞腿的大快朵頤著,看到這個新聞突然停止了動作,臉色一沉,眉頭也皺了起來,等他把一整段約兩分多鐘的新聞看完時,他指著電視,然後眼底有些冒火的問我:「幹!這是三小?這也能是新聞喔?」

對,我知道你現在的感覺,他說話很粗沒錯,但我必須向你坦白,我也一樣說話很粗:「幹!你才知道媒體如此地墮落喔?」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最近蠻多朋友的老婆都已經進入待產期,甚至我在寫這篇專欄的前兩天,才有一位高中時的女同學剛生了孩子,是一個女嬰。姑且,我們稱這位新手媽媽叫阿美好了。

我在偶然中有幸陪阿美跟她的老公在一個多月前一起到百貨公司買了一大堆嬰兒用品,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搖籃嬰兒床還有一堆嬰兒服,讓我們同行的三個大人是提到手快斷掉,走到腳快軟掉。當下真的只有一種感覺,「天啊,養個孩子真不簡單!」

是吧!我說得沒錯吧?養個孩子真是不簡單!那是他們之間的第一胎,沒經驗的夫妻兩到處問別人怎麼辦,因為夫家的親人大都在國外,而阿美的父母親是做生意的,沒什麼時間來幫他們的忙,所以他們兩夫妻還真是什麼事都自己來,連孩子出世那天,都是救護車送阿美到醫院的。(陣痛比預產期早了十五天)

我到醫院看阿美的時候,她的老公正坐在病床旁邊拿著一張名片,他手邊還有一堆資料,我拿起那資料一看,都是電話號碼,每個號碼前面的頭銜都是某某老師,某某居士,某某隱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這個議題,在我動筆寫這篇專欄時已經BBS站上的男生女生版上討論了一陣子,不過,不是我喜歡在網路上找題材來寫專欄,會挑這個議題當做這篇專欄主題的原因,其實是我在男生女生版上看見這議題的標題時,下意識很直接地反應:「這不是已經好幾十年的老議題了嗎?」


 


你或許還一頭霧水吧。抱歉,我該一開始就說明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幾乎每天都會在網路上面閒逛,大部份的資訊接收都是來自網路上,而最近這一陣子發現,年輕人與老一輩的相處方式,在「社會表面」這個點上面看來似乎沒什麼大新聞或是大干戈發生,但其實暗地裡波濤洶湧。好多在網路上看見的跟「父母」、「爺爺奶奶」、「把自己養大的親人」….等等有非常嚴重的相處困難與溝通上的問題,時常讓年輕人痛苦萬分,老一輩的自己也活不下去。


 


為什麼我要把所有老一輩的稱謂給括起來?因為這才能突顯他們就是老一輩,這樣的老一輩通常是年輕人無法割捨、關係無法切離的對象。但這樣的老一輩一但沒跟著時代「長大一點」,那其實只是在自己跟年輕一代之間築上一道長城而已,支離破碎的關係不會是正常人願意看見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30 Wed 2007 02:21
  • 感慨

正在看這篇專欄的你,當你每天打開電視,或是打開報紙,面對台灣的新聞、台灣的媒體還有台灣的白癡級政客時,你可曾丟開那些,然後單純地想過地球有多大嗎?或者你知道地球有多大嗎?


 


我有一些數據來讓你當參考。以繞行地球一周的赤道來看,赤道直徑有12756280公里,而周長是40075040公里,拿台灣來對比一下;台灣從最北到最南的直線距離在400公里,所以光一條赤道,就是一萬多個台灣長。而地球的總表面積大約有五億一千萬平方公里,同樣的,拿個例子來當對比,台灣的面積大家小學就讀過了,是35575平方公里,地球大概是台灣的一萬四千倍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上禮拜,兩個要好的朋友吵架了。而且吵得不可開交,把我從台北吵回高雄。他們說:「叫子雲回來評評理。」然後,當天晚上,我搭上倒數第三班從台北車站發車的高鐵,兩個小時到了高雄。


 


朋友小關是個很重義氣的人,他的世界裡朋友最重要。如果你問他那個好久好久以前的老掉牙問題,家人與朋友同時落海,只能救一個,他會救誰?我很有信心地在這裡回答你,我不認為他會放棄朋友。而另一個朋友佑仔是個比較憨直的人,做事單純而且沒有心機,他這輩子只交過一個女朋友,而且去年底才開始戀愛。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世界唯一


 


好一個獨特感強烈的名詞,不是嗎?「世界唯一」。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是個美麗又脆弱的東西。對,我用這句話形容夢想。


 


其實夢想的偉大不在它的難度,深度或廣度,甚至淺顯度。而在它的犧牲程度。不懂嗎?來,我解釋給你聽。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三十歲了我,今年。


 


以往每年的耶誕節,我的手機總會塞滿遠朋近友傳來的祝福,也會接到許多打來大喊耶誕節快樂的電話。當然,今年並沒有例外,手機裡的簡訊考驗著記憶卡的容量,接不完的電話也考驗著電持的耐久力。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