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阿智說的Goodbye,不只是對他的夢想,最重要的是他那衝動無知的兩年。

   」關老闆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那隻叫做小綠的貓走到他的身邊喵喵叫。


   『這貓真的好可愛。』我也離開座位,走到貓旁邊摸摸牠。

   「我發現牠的時候是在一棵樹下的箱子裡,似乎是被丟棄的。」

   『牠一直要找你耶,』我在摸著小綠的頭的時候,小綠一直攀在關老闆的腿上。

   「牠應該是餓了。」關老闆說。

   『你有東西給牠吃嗎?』

   「不,牠不能再吃了,牠現在是比較瘦了,以前真的太胖,連獸醫都說再胖下去一

   定會生病。」

   『那好可憐喔,又餓又不能吃。』我不忍心地看著小綠。

   「這才不可憐,如果你一直放任讓牠吃東西,等牠生病了,那才真的是可憐。」關

   老闆說。


   『啊!』我想起什麼似地叫了一聲,『我們好像不是在聊貓。』說完,我自己呵呵

   的笑了出來。

   「是啊,我們在聊蕭柏智。」關老闆也笑了一笑。

   『後來呢?故事繼續。』我坐回原位。

   「後來啊。阿智就出院了,不過左手還是包著的。」關老闆繼續說.....














   左手的那條長長的傷痕,是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教訓。

   因為切開手臂打進鋼釘的傷痕至少有十公分長,讓他在復元了之後,只要看見那道

   傷痕,就會記得當年的愚蠢。


   「我差點因為兩年的愚蠢,壞了我將來幾十年的生命。」他說。


   當一切都慢慢地步上正常的軌道,他的成績也開始變好。國三那一年,他喜歡上我

   們班的一個女孩子。但那個女孩子品學兼優,幾乎就是第一志願的準高中生,對於

   阿智曾經有過的過去,她完全不敢恭維。


   她叫胡吟珊,是班上唯一戴眼鏡的女生。

   我問阿智為什麼會在已經同班第三年的時候才開始喜歡她?阿智說,因為她有一次

   下課的時候,一個人坐在學校籃球場旁邊,當時阿智正在打籃球。


   下午四點半,傍晚的風涼涼地,陽光煦煦地,幾朵白雲飄得慢慢地。阿智一個上籃

   被蓋火鍋,摔個亂七八糟,當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剛好與胡吟珊四目相接。


   「她看著我,笑了出來,我站起來的時候,她還是繼續看著我笑,哇銬!你知道嗎

   ?那時的她真的美爆了!」阿智是這麼說的。


   「美爆了?」我問。

   「對!」他點頭點得很用力,「美爆了!」他說。

   「你剛剛有說,那傍晚的風涼涼地,陽光煦煦地,幾朵白雲飄得慢慢地,你不會覺

   得,那是天時加上地利,還有你摔得亂七八糟的人和才會造成的誤會嗎?」

   「誤會?」他轉頭看著我,「如果是誤會,那一定是美麗的誤會!」他的表情嚴重

   發花癡地說。



   那天,阿智跟蹤胡吟珊回家,一路騎著腳踏車跟在她後面,他像個變態一樣一直在

   聞著那隨風飄來的胡吟珊的髮香。「嗯....好香啊!」他抬起頭,邊騎車邊閉上眼

   睛說,「這香味真是迷人啊。」


   騎在他旁邊的我,就這樣看著他變態的舉動還有淫亂的表情,直到他撞上前面的計

   程車。


   後來,他在上課的時候,傳了紙條給胡吟珊,上面是這樣寫的:


   「我想約妳一起去吃麥當勞,我請客。」

   過了一下子,紙條傳回來了,上面只有兩個字,『不要』。


   「那換肯德基好嗎?我請客。」

   『不要。』

   「那妳想吃什麼?我請客。」

   『都不要。』

   「那我約妳看電影好了。我請客。」



   這張看電影的紙條還沒傳出去,老師已經發現了。

   「蕭柏智!」老師大聲喊著。

   「有!」阿智立刻站起來。

   「你在傳什麼紙條?拿過來!」

   「沒有啦。」

   「我都看到了還沒有!快點!」


   阿智在原地傻了,只見老師站在台上伸著手要他把紙條交出去,他看了看胡吟珊,

   又看了看我,然後他說:「可以不要拿嗎?」

   老師裝出偽善的笑容,「你說呢?」接著馬上翻臉,「快點拿來!」


   他只好把紙條交出去給老師,老師看完紙條之後,「你要約誰看電影啊?」

   「呃....」阿智畏縮著搖搖頭。

   「你快說!」

   「老師,我.....我不敢說....」

   「快說!不然打電話叫你父母來。」

   「唉呀!」阿智求饒著,「千萬不要打給我爸媽!」

   「那你就快說!」

   大概過了五秒鐘,阿智說了一個笑翻全班也笑翻老師的答案....「關閔綠啦!」



   這件事情,一直到好幾年之後我們都還會拿出來說。當時我的表情到底是怎樣呢?

   阿智說,就是我的名字的最後一個字,「綠了,對,就是綠了。」他點點頭。


   不過,好笑歸好笑,阿智第一次為了女孩子哭,就是為了胡吟珊。

   他在我的房間裡哭得亂七八糟,還用我的隨身聽一直播王傑的歌,「妳是我胸口永

   遠的痛,南方天空飄著北方的雪....」他五音不全地唱著,眼淚跟鼻涕全都糊在一

   起了。


   「你別光哭嘛!」我遞張衛生紙給他,「你就講來聽聽啊。」

   這時他就快要唱完了,「昨夜的夢,留給明天......明天.......」唱完,他擦掉自

   己的眼淚跟鼻涕,「就昨天,我打電話過去她家,是個聲音很低沉的男的接的。」



   「伯父您好,我叫蕭柏智,是胡吟珊的同班同學,請問她在嗎?」

   「....」電話那頭沒回應。

   「喂?喂?」阿智又喂了兩聲,他以為接電話的人已經去叫胡吟珊了。

   「喂....」依然還是一個低沉的男聲。

   「呃,伯父您好,我叫蕭柏智,是胡吟珊的同班同學,請問她在嗎?」他又把話再

   說一次。


   「伯你個頭!我是她哥!」那沉重的男聲說。

   「噢!哥....哥,抱歉抱歉,哥哥,我不知道...對不起....不好意思。」

   「誰是你哥?別叫我哥。」

   「好好好,不叫你哥,不叫....」


   聽到這裡,我笑到不行,被他扁到差點哭出來。


   那位哥哥終於把電話放下。過了沒多久,胡吟珊像鳥叫的聲音就從話筒裡傳來。

   「鳥叫的聲音?」我懷疑地再問一次。

   「就是美麗的聲音啦!人家不是都說黃鶯出谷嗎?黃鶯不是鳥不然是啥?」阿智說

   。



   『喂。』這是黃鶯的聲音。

   「喂....我....我是....我是蕭....我是蕭柏....我是蕭柏智....」阿智開始結巴

   。

   『什麼事嗎?』黃鶯問。

   「我....我想....我想跟妳說....我想跟妳說一件事....」

   『什麼事?』

   「我....我....我的心臟....」

   『你的心臟?你的心臟怎麼了?』

   「啊!不是不是!別管我的心臟...我是想跟妳說....」

   『說什麼?』

   「我是想....我是想跟妳說....我想跟妳說....」

   『蕭柏智。』黃鶯打斷了阿智的話。

   「啊...嗯?」

   『如果你想說的話,說出來之後可能會造成我們以後見面會尷尬,那你可能要想一

   想,不要說會比較好。』


   我想,黃鶯是聰明的,所以她先警告阿智,有些話還是別說會比較適當。


   「尷尬啊....」阿智有點畏縮了,「那....那....我用英文說好了。」



   聽到這裡,我再一次笑翻在地,「幹!重點不是用英文或中文好嗎?」我笑到抱肚

   子,阿智又扁了我一頓。(不知道黃鶯當時的表情是怎樣的?會不會跟我一樣笑翻

   ?)



   『你一定要說嗎?』黃鶯再一次請阿智確定。

   阿智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嗯!」他回答地相當有魄力。

   『好,那你說吧。』

   「I.........I.................I like you......」阿智終於把這句話說出來了

   ,他覺得四周的空氣都凝結在一起了。

   『嗯。』黃鶯回答。

   「啊?」

   『嗯?』

   「妳的回答就只有一個嗯?」

   『你想要我回答嗎?現在?』

   「是啊。」

   『I am sorry.』黃鶯說,說完就掛電話了。


   阿智把手上的電話掛掉,已經是在聽到「I am sorry」的十分鐘之後了。然後他就

   出現在我家門口。


   他站在路燈下,身旁的腳踏車倒在地上。「我的心好痛喔!」阿智說。















   - 待續 -













                        * 阿智啊阿智,你真是個可愛的人。*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沁
  • 感覺阿智有一點像是胖虎 哈哈 不過還蠻可愛的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