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回過神來,我坐在衣櫥前面,全身依然赤裸,只穿著一條內褲,頭髮已經自然風乾了,頭上的毛巾不知道何時被我掛在肩膀上。

好像真的太醉了,連自己坐在地板上發呆了多久都不知道。掉進回憶裡的人就像搭時光機回到過去一樣,一件件故事從頭開始演一遍,你是主角之一,配角有好多,有些已經辭演了,有些還陪著你。縱使有些細節忘了,仍然是一部好看的人生。可惜這不是電影,也不是什麼時空穿越劇,什麼也沒辦法改變。

我隨意套上一件衣服免得著涼,「穿上,承擔」四個字再一次映入我的眼瞳,我下意識地笑了出來,自言自語地說了句:「媽,我知道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在臉書開了一個粉絲團,用來與各位讀者朋友互動。
請在臉書上搜尋 吳子雲(藤井樹) 就可以找到。

是 → 吳子雲(藤井樹) ← 喔!粉絲團的名字就是長這樣,缺一不可喔!
歡迎光臨!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引用(0) 人氣()

謝謝許多希望邀請我去演講或接受採訪的貴單位(貴校),這是我的榮幸。
我所有公開的行程都是出版社在替我接洽與安排時間,所以,聯絡的窗口就是出版社。

若貴單位(貴校)想找我,請無須到我的部落格留言,可直接至電出版社企劃部,這是最簡單的方式。
感謝,感恩。

(另外,我好像該開始寫新的小說了,嗯。。。。。。。)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引用(0) 人氣()

講到文章的轉載,首先,我要先謝謝會來信或是在文章迴響裡面詢問我「能不能轉載」的讀者朋友們,十分感謝你的尊重。
就算這是基本的尊重,我還是很感謝你,因為很多人從不徵得別人同意就把文章到處轉。

其實文章轉載的規定並不會太複雜,相反的,還很簡單。
如果你一直不太明白,那我來說明一下,你就會了解了。

假設,你在我的部落格看見一篇文章,覺得喜歡,想轉載回自己的部落格跟朋友分享。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引用(0) 人氣()

寫小說十年了,一直一直都有人來問我「該怎麼寫好小說?」「該怎麼寫好文章?」「我想寫一部小說送給我女(男)朋友,能教我嗎?」。
我想這些問題會被問到永遠吧。

我把下面那篇文章置頂,真的想「寫」的人去參考參考吧。
至於能不能寫「好」?這必須看你自己對「寫」這件事情有多努力了。

加油吧。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引用(0) 人氣()

陸陸續續有很多人把文章寄給我要我評論,坦白說我真的不會評論,因為我不是評論家,而且我不是研究文學出身的,我只是喜歡創作。
與其要我評論,不如我們來討論比較好。

不過要討論之前,我想先給各位一些寫文章的建議,先做到以下建議再來討論會比較正確。

第一:請把文章寫完。(連文章都寫不完還談什麼寫好?)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1) 引用(30) 人氣()

第一:橙色九月已經不是我的店了,請不需要問我為什麼要賣?或是問我當初賣了多少錢?問這個不是很怪嗎?而我也不會再去店裡,畢竟前店主到店裡,不管是消費還是其他目的,我想都會引發一些誤會。(類似前店主好像是來看店有沒有倒的。或是老主顧會在看見前店主時來發牢騷,或是老員工會來表達一些意見。別說以上都不會發生,就算我想太多,我寧願選擇事先避免。)


 


第二:我不會幫任何人寫故事,我不是「為人創作股份有限公司」。(甚至我不是個作家,請不要稱呼我為作家,我想我這輩子都沒有資格被稱為作家,我並不是什麼傳統文學比賽出線的,我的成績只是時代順勢的造就,我只是運氣好。)。請不要誤會《有個女孩叫Feeling》是在幫別人寫故事。沒錯,那是我朋友的故事,但發生當時我一直在場,或是我一直接收得到發展訊息,所以我能闡述。(坦白說,寫《有個女孩叫Feeling》之後我挺後悔的,因為要我幫忙寫故事寫情書寫小說寫傳記的信件與留言不停地困擾著我。)但是,如果各位想記錄什麼事,或是追求某個人,我想,我必須在這裡直言,不管你要追女孩或是男孩,不管你要紀念哪一段愛情友情親情,我從不曾在你身邊,我從不曾聽過你的事,要我幫忙寫,這到底有什麼幫助呢?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引用(0) 人氣()

有一天我跟政業走在學校裡,下著雨,我們撐著一支斷了傘骨的破傘,是跟廖神學長借的。他說這把傘是有歷史的,從他爺爺傳給他爸爸,再從他爸爸傳給他哥哥,然後傳到他手上,「這把傘至少十歲了,我們村子裡野狗多,而且有攻擊性,所以我爺爺跟我爸爸都用這把傘擊退過野狗,又名打狗棒」。他說。

傘很大沒錯,兩個人站在底下絕對夠用也沒錯,不過傘骨斷了兩根,而且有第三根已經搖搖欲斷的樣子,傘皮還有破洞,看起來像是老鼠咬的。

我跟政業嚴重懷疑這把傘根本沒有什麼歷史,也不是什麼打狗棒,他只是想看我們怎麼用一把破傘在大雨中橫渡學校。

走沒多久,迎面來了兩個女孩子,一見到我們就開始笑。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顏芝如跟男朋友分手後沒幾天,我在跟她的msn聊天當中得知這個訊息。看她好像情緒非常低落,我說如果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個晚飯。

我以為分手是她提的,沒想到她男朋友早了她幾步。
「分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已經這麼喜歡他了。」顏芝如說。

「如果妳真的不想分開,要不,去把他找回來?」我說。
「就算找回來了,個性差異依然存在。」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有一天我在早餐店吃早餐時看見報紙上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葉百融」。
標題是:「清大學生葉百融強姦女同學,辯兩情相悅,檢求處兩年徒刑。」

不好意思,我是開玩笑的。
而且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強姦罪為什麼都判這麼少?應該老二直接割掉然後撒鹽巴沾醬油做成老二沙西米餵他自己吃下去啊他媽的。

抱歉我離題了。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