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後來我足足找了丁尹半年,一直到我新兵訓練結束下部隊了才放棄。
她從不回我電話,也不回我訊息,後來還換了電話號碼,我猜想她心意已決。

她說的對,人生就是一首漸進曲。
我的漸進曲演奏到這裡,漏了幾拍,曲不成調,我開始理解這就是錯過了。

天已經很亮了,我穿好襯衫和西裝褲後,發現好像忘了叫我媽替我準備領帶。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我在臉書開了一個粉絲團,用來與各位讀者朋友互動。
請在臉書上搜尋 吳子雲(藤井樹) 就可以找到。

是 → 吳子雲(藤井樹) ← 喔!粉絲團的名字就是長這樣,缺一不可喔!
歡迎光臨!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引用(0) 人氣()

謝謝許多希望邀請我去演講或接受採訪的貴單位(貴校),這是我的榮幸。
我所有公開的行程都是出版社在替我接洽與安排時間,所以,聯絡的窗口就是出版社。

若貴單位(貴校)想找我,請無須到我的部落格留言,可直接至電出版社企劃部,這是最簡單的方式。
感謝,感恩。

(另外,我好像該開始寫新的小說了,嗯。。。。。。。)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引用(0) 人氣()

講到文章的轉載,首先,我要先謝謝會來信或是在文章迴響裡面詢問我「能不能轉載」的讀者朋友們,十分感謝你的尊重。
就算這是基本的尊重,我還是很感謝你,因為很多人從不徵得別人同意就把文章到處轉。

其實文章轉載的規定並不會太複雜,相反的,還很簡單。
如果你一直不太明白,那我來說明一下,你就會了解了。

假設,你在我的部落格看見一篇文章,覺得喜歡,想轉載回自己的部落格跟朋友分享。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引用(0) 人氣()

寫小說十年了,一直一直都有人來問我「該怎麼寫好小說?」「該怎麼寫好文章?」「我想寫一部小說送給我女(男)朋友,能教我嗎?」。
我想這些問題會被問到永遠吧。

我把下面那篇文章置頂,真的想「寫」的人去參考參考吧。
至於能不能寫「好」?這必須看你自己對「寫」這件事情有多努力了。

加油吧。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引用(0) 人氣()

陸陸續續有很多人把文章寄給我要我評論,坦白說我真的不會評論,因為我不是評論家,而且我不是研究文學出身的,我只是喜歡創作。
與其要我評論,不如我們來討論比較好。

不過要討論之前,我想先給各位一些寫文章的建議,先做到以下建議再來討論會比較正確。

第一:請把文章寫完。(連文章都寫不完還談什麼寫好?)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1) 引用(30) 人氣()

第一:橙色九月已經不是我的店了,請不需要問我為什麼要賣?或是問我當初賣了多少錢?問這個不是很怪嗎?而我也不會再去店裡,畢竟前店主到店裡,不管是消費還是其他目的,我想都會引發一些誤會。(類似前店主好像是來看店有沒有倒的。或是老主顧會在看見前店主時來發牢騷,或是老員工會來表達一些意見。別說以上都不會發生,就算我想太多,我寧願選擇事先避免。)


 


第二:我不會幫任何人寫故事,我不是「為人創作股份有限公司」。(甚至我不是個作家,請不要稱呼我為作家,我想我這輩子都沒有資格被稱為作家,我並不是什麼傳統文學比賽出線的,我的成績只是時代順勢的造就,我只是運氣好。)。請不要誤會《有個女孩叫Feeling》是在幫別人寫故事。沒錯,那是我朋友的故事,但發生當時我一直在場,或是我一直接收得到發展訊息,所以我能闡述。(坦白說,寫《有個女孩叫Feeling》之後我挺後悔的,因為要我幫忙寫故事寫情書寫小說寫傳記的信件與留言不停地困擾著我。)但是,如果各位想記錄什麼事,或是追求某個人,我想,我必須在這裡直言,不管你要追女孩或是男孩,不管你要紀念哪一段愛情友情親情,我從不曾在你身邊,我從不曾聽過你的事,要我幫忙寫,這到底有什麼幫助呢?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引用(0) 人氣()

這時,手機設定好的鬧鐘響了。這是第一個鬧鐘,我設定的時間是五點三十分。
為了今天這場硬仗,我一共設定了五個鬧鐘,每隔十分鐘一個,以防我起床失敗誤了要事。

按掉鬧鐘,我依然坐在衣櫥前面的地上,手裡還翻著那本相簿。我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我是說去睡覺這件事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已經做好了爆肝的準備。

我站起身來,把相簿放到一旁靠著牆壁。「該是試穿西裝的時候了,說不定這個月又胖了一點,要是西裝穿不下就糗大了。」我心裡這麼想著。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我沒有再問顏芝如關於她跟他前男友之間的事,我想大概是因為我不想再從她口中得知她又回到前男友身邊了吧,這種消息真的只值一句話來做結語,就是「幹你媽的」。

我知道她很快地搬離小藍家,而這次她並沒有找我去幫忙。所以怎麼搬的?搬去哪裡?我都不知道。

我唯一掌握到的訊息是她從msn上面留給我的那些話:
「克愚,儘管我說過抱歉了,但對你的內疚還是無法消減,能不能請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呢?我把自己的愛情弄得很糟糕,我身邊的朋友除了你跟小藍,幾乎其他人都拒絕理解,我相信這是一種自做自受,而我正在“自受”的階段,只希望這階段別太久。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她回頭,我也回頭,一個西裝筆挺,打著黃黑色格子領帶的男人站在我們後面。他看了我一眼,視線回到她身上,「妳怎麼在這裡?」他說。說完立刻轉頭指著我,「這男的是誰?」

我看見她眼裡的驚嚇,或者該說是驚恐。

她第一時間沒有說話,只是站起來笑著跟他打招呼。
她的笑容很刻意,像是要從一個木偶的臉上刻出笑容那樣的刻意,「嗨……!」她愣了許久才擠出這麼一個字,沒有任何意義的一個字。

Posted by hiyawu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