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你好,鄰居

我從來不曾認為我會是個欣賞大捲髮女孩的男人,
一直以來,我都是喜歡直髮的。
直到這天晚上,我走在她的後面,
看著她大捲的髮尾隨著步伐的前進而跳動著,

我想跟她說,她的髮型很好看,
但是我不想在認識她的第一天就嚇著人家,
所以我只說了改天可以請我幫忙,
如果有搬不動的東西的話。

她說好,笑著說好,在公寓門口。
然後轉頭,用很輕盈的腳步拾級而上。




我到IKEA買了一些簡單的傢俱,又到了燦坤買了電視跟DVD放映機,然後跟他們約好時間送到暮水街的新家。買完東西之後看看手錶,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我回到暮水街找了一家小吃店,點了碗魯肉飯跟蛋花湯,還切了一份豬耳朵,這時店裡的電視正在播著立法院的鬧劇,聽我旁邊那一桌客人的對話,我想他們應該是偏綠的。

我的晚餐,便在那兩位客人的高談闊論還有電視裡藍綠的惡鬥之下一口一口的吞完了,吃得一點都不舒服,還好桌上那本雜誌的封面拍了一個很漂亮又露出乳溝的模特兒稍微讓我的壞心情平復一點。

回到新家沒多久,我聽見垃圾車來的聲音,看了看手錶,原來這裡的垃圾車是八點半來的。我走到落地窗旁邊,往巷口看去,垃圾車停在巷口,一群人手上大包小包往垃圾車上面扔。

然後「碰碰」的幾聲巨響,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從我的門外傳來,我趕緊開門一看,一位小姐呆站在我的門口,她的腳前方是一台已經摔破的電視機,她的後面是這天下午傳來一陣陣鈴鐺聲的門,而那串鈴鐺掛在一隻小貓身上。

我看了看已經摔破的電視,再看一看她,她說『對不起,嚇到你了。』
「喔!沒有沒有,妳沒嚇到我,」我笑了一笑,「不過玻璃都破了,妳沒事吧?」我說。
『沒事,還好沒壓到腳。』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
「但是妳的電視壞了。」我指著電視說。
『它本來就壞了,我是要把它拿去丟掉,今天有資源回收車。』她說。

這時她的小貓走出門外,她用腳擋住小貓的去路,『乖女兒,不能出來!』她看著那隻貓說,然後用腳把她的“乖女兒”移回屋子裡。

「這電視很大,妳搬不動吧?」我依然指著電視。
『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她笑了一笑,『不過我只成功移動了五公尺。』
「妳要拿去丟是嗎?」我蹲下身子,「我幫妳搬吧。」說完我就把電視搬了起來。
『喔!謝謝你,』她說,『那能不能請你等一下,我還有一些垃圾要丟,我們一起去。』
「喔,好。」我點點頭,她轉頭跑回屋子裡。

然後我先把電視再放回地上,用腳把一些玻璃碎片踢到一邊去,她的小貓依然好奇地瞪著大眼睛站在門口看著,她在裡面一直喊著『乖女兒,不能出去喔!』,不過只聽得到聲音,看不見人。

沒多久她就拎著兩包垃圾出來了,『謝謝你喔!』她又說了一次謝謝。
「不客氣。」我說。

然後我搬起電視機,她走在我前面慢慢下樓,還不時回頭問我能不能看得見樓梯,我要她趕快先下去,不然我如果不小心手一滑,她就要變成機下亡魂了。

還好當兵的時候有操過,不然一部舊型的三十二吋電視可能有二三十多公斤重,肯定路還走不到一半手就沒力了。

她拎著兩包垃圾走在我旁邊,還一直很緊張地問我『要不要幫忙啊?要不要幫忙啊?』我因為搬得有點喘,手又很痠,又一邊要搬電視一邊要對她搖搖頭,一整個很忙。

終於資源回收車到了,環保局的人員也過來幫我把電視丟上去。

『謝謝你幫我搬。』她看著我笑著說。
「不客氣,妳剛剛已經謝過了。」
『為了答謝你,我請你喝飲料好了,你要喝什麼?』她指著大概三十公尺遠的7-11說。
「不用了,小姐,這只是個小忙。」
『請杯飲料也只是個小回報啊,喝可樂好嗎?』她說,然後就轉頭往7-11走去。
我有點拗不過她,「嗯,好吧,可樂好。」我說,然後跟在她後面。

我從來不曾認為我會是個欣賞大捲髮女孩的男人,一直以來,我都喜歡直髮的。直到這天晚上,我走在她的後面,看著她大捲的髮尾隨著步伐的前進而跳動著。

然後她走進7-11,我並沒有跟進去。我只是站在外面等,然後點起一根菸。
沒多久,她拿了兩瓶可樂出來,把其中一瓶遞給我,『你今天剛搬來嗎?』她問。

「是啊,下午才決定要租的。」我接過可樂,並且打開喝了一口。
『房東有沒有很驕傲地跟你說「這裡別的沒有,就是安靜啦!」這樣?』她學著房東的語氣說。
「耶?」我驚訝著,「妳怎麼知道?跟我同一個房東嗎?」
『嗯,是啊,』她喝了一口可樂,然後繼續說,『原本你那間是我朋友住的,不過他搬走了,房東還請我幫他找新房客。』
「那我們以後是鄰居囉,還請多多指教。」
『你好啊,鄰居。』她看著我笑著說。
「妳好啊,鄰居。」我說。

走回家的那一小段路上,我們沒有再有其他的談話,她走在我前面不遠處,我則是故意走在她後面看著她的頭髮。我想跟她說,她的髮型很好看,但是我不想在認識她的第一天就嚇著人家。所以到了公寓門口,我只說了改天可以請我幫忙,如果有搬不動的東西的話。

她說好,笑著說好,在公寓門口。然後轉頭,用很輕盈的腳步拾級而上。

當我們都到了三樓,她用她的鑰匙開了她的門,我用我的鑰匙開了我的門,她突然轉過頭來說:『對了,我叫小希,你呢?』

「啊!」突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在我的真實姓名和我的筆名之間不停地猶豫著,就這樣我呆了五秒鐘。

『你忘了你的名字嗎?』她笑了出來。
「喔!不!不是,」我解釋著,「我只是在……嗯……沒事,我叫阿尼。」我說。
『阿尼?就是那個南方四賤客裡每一集都要死一次的阿尼?』
「…………」,我臉上又出現三條線。






* 此尼非彼尼。*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睏寶
  • 希望這本能快點出書~~
    期待樹大的新作品!!
    加油攸~
  • 我是吳子雲的書迷不是藤井樹
  • 阿尼?
    吳子雲先生何時改筆名的阿
    哈哈哈哈哈
  • 欣
  • 好看

    期待ing
    >.-
  • 伊果
  • 哇哈哈....
    "此尼非比尼"
    這個有笑點喔^O^
  • fen92
  • 嘿嘿

    我是大卷发滴~~
    这个文章爽到我了~~

  • 飄
  • 阿尼?那個在南方四賤客裡每集都要死一次的阿尼....這個有笑點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