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缺陷與遺憾

人生是由很多故事組成的,
而遺憾是其中的一部份。

某些遺憾造成的殘缺是可以彌補的,
某些則不行。

仔細想過之後,
你就會知道什麼對自己來說是重要的,
而什麼是可以或是該放棄的。

我們都只是在做同一個動作而已,
就是盡量讓自己不要有遺憾。






可是一個人的生命中如果少了一個極度重要的東西,那他的世界就會不一樣了。
那東西可能是個人,也可能是一件事,也可能只是一句話而已。

我聽過一個朋友說他的姑姑本來在開一家餐館,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做了,生意很不錯,當時經濟好,景氣好,而且餐館附近只有她一家餐廳,所以生意很不錯。

但是人沒有一輩子順利的,生意也是。
當經濟狀況下滑,景氣變差,附近又開了很多家餐館的時候,她姑姑餐館生意越來越差,越來越差,一賠就賠了好幾年,連積蓄都賠了進去也沒辦法,後來到處借錢,就是為了繼續維持那家一直在賠錢的餐館生意。

很多人問她:「賠錢幹嘛還要做?收起來就好啦!」
她說:「我所有的青春跟一切都賭在這間店上面,我不能放棄。」

朋友說,他姑姑一共賠了十三年,不只欠銀行幾百萬,還欠一堆朋友一共幾百萬,後來還是沒辦法把店賣掉還債。結果店一賣掉,人一整個都變了。

一個本來是生命支柱的東西突然沒有了,確實是很大的打擊。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公務人員或是退休人員需要去看心理醫生的原因,也是一堆已經很年老的老師或是教授或是公家機官基層人員不想辦退休的原因。

「因為沒了這些,我的生活變得很空洞,會很害怕。」他們說。

就像一個你很愛的人或東西突然就消失了一樣,那種心情非常複雜而且可怕。

顏婆婆就是這樣的。

顏婆婆的兒子跟媳婦在家裡她的私人櫃裡找到一個牛皮紙袋,裡面有遺囑,還有一封交給兒子跟先生的信。

她老人家的公祭安排在社區後面那條大馬路上,所有親朋好友都來了,社區裡認識的鄰居也好,只見過幾面的鄰居也好,他們也都來了。

當我聽見顏先生(就是顏婆婆的兒子)在跟一些人介紹來禮喪的貴賓時,我真的被嚇了一跳,那些身著軍裝看起來一臉嚴肅,梳得一頭油亮中山髮型的叔叔伯伯們,通通都是將軍或是上校,滿地梅花跟星星,他們都必須要叫顏婆婆「師母」。

然後我很不好意思地問了顏先生說顏伯伯是這些將軍上校的………?
「老師,」顏先生說,「我爸以前在軍校教書,這些人都是他的學生。」

阿基也趁著換班的時候過來上香致意,當他看見一堆星星梅花,他嚇了一跳。

「哇銬,怎麼一堆星星?」他說。
「我也嚇了一跳。」我說。
「顏婆婆是什麼人物啊?」
「是他們的師母。」
「師母?老師的老婆啊?所以顏伯伯是……?」
「他們的老師。」我說。

聊沒幾句,阿基看著顏婆婆的遺照看得出神,他這個眼睛的水龍頭永遠都是開啟狀態的阿呆,說要先給顏婆婆上個香,才剛點完就哭了,還不小心叫了顏婆婆一聲媽媽。

「哇銬這是什麼場何合你別亂來好不好?怎麼亂叫媽媽呢?」我把他拉到一旁罵了一頓。
「哇───!」他哭著,「我情不自禁……我好想有個爸爸媽媽………」他說。說完轉頭就走了。
「喂喂喂!」我拉住他,「公祭快開始了,你要去哪啊?」
「我要回去看著薛杯杯啦,」他擦掉眼淚說,「我怕他跟顏婆婆一樣,我又很笨根本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狀況,所以我要一直跟他聊天,一直跟他聊天………」說著說著又哽咽了,然後開始大哭。

一個三十幾歲快四十歲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著走回家去,那畫面真是有種說不出的怪。

公祭大概開始五分鐘之後,阿關也到了。
她不認識顏婆婆,只是聽我提過,我跟阿關說,顏婆婆希望我們生個漂亮娃兒,她笑了出來,『那婆婆說太早了,我不一定要嫁給你啊。』她說。

喪禮大概就是那麼一回事,顏家是軍教世家,篤信佛教,不會有那種五子哭墓電子花車之類的東西出現,甚至連道士跟引魂師都沒有,就是幾個穿著像是少林寺出來的師父在頌唱經歌。

一旁的司儀照著順序唸著名單,來賓一一上香或是鞠躬致意,我是個當過兵的人,雖然已經退伍快十年了,軍人對我來說就只是一個我不感興趣的職業罷了,但是看見一整排的星星(就是將軍)跟一整排的三顆梅花(就是上校)站在那裡排隊鞠躬,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會有點膽寒就是了。

我沒有去仔細數過那天有幾顆梅花跟幾顆星星,因為看上去實在是數不完。

那天的喪禮過程就不再贅述了,不過令我難忘的是顏先生在禮成之前唸了顏婆婆要給先生的信,他說那是顏婆婆交代的。

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少瑜親親如晤:
二十載矣,汝棄吾西去。
然夢牽魂縈,日日當念,夜夜亦當念。
而念不知所去,不知何去,積累於心,饒成病疾。
自汝逝後吾不語,其非不語,乃不見何語,不見對語。
瀟瀟意意,數千日如數千年,
飄飄音音,數千年只待一念,
今吾命當盡,欣喜若狂,終能向汝奔去。
歉矣,歉矣,使汝期待二十載,妾之歉矣。

月儀」

我的國文不是很好,但聽來大概知道一些意思。
簡單地翻譯就是說,顏婆婆很想念先生,已經二十年了。二十年來她不是不說話,不是忘了怎麼說話,而是不知道說什麼,不知道要向誰說。終於,這麼久的等待,她能去找他了,非常開心。然後她向先生說抱歉,因為讓他等了二十年,很對不起。

我也是在這天才知道顏伯伯的名字叫顏少瑜,顏婆婆的名字叫趙月儀,很好聽的兩個名字,對吧?而且我終於見識到受很久以前國文教育的老一輩在寫信的時候真的是這樣在寫的,好文言文的感覺。

阿關說,這樣的信聽來好悲傷。
我說還好是用文言文寫,如果是用我們普通白話文的話,那妳大概會哭到不能自己。

『為什麼?』她問。
「第一:因為她用文言體寫,所以我們一邊聽一邊看會一邊思考其中的意思,因為分心了所以會忘了哭。」
『………好像有道理……那第二呢?』
「第二是……………妳是個愛哭鬼。」我說。

這天回家之後,顏先生把阿基叫到家裡去。
然後阿基跑來我家按電鈴,要我出去一下他有事要跟我說。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有點失神地告訴我說:「顏婆婆給了我一筆遺產……」

「啥?」我沒聽清楚。
「顏婆婆給了我一筆錢……」
「為什麼要給你錢?」
「她兒子說,是顏婆婆要謝謝我救她的,說就連真正的兒子都沒有背過她跑到醫院過,她覺得我是個孝順的孩子………」說完就開始大哭了。

那天晚少阿基哭了很久,我就在他旁邊陪他哭,喔不!我的意思是我沒哭,我陪著他,看著他哭。

我沒有問阿基到底顏婆婆給了他多少錢,我覺得這是不禮貌的。
阿基一直問我這筆錢該怎麼辦?他說很想退回去,但不知道要怎麼退回去,因為這是顏婆婆的遺囑交代的,死者為大,他不敢違背顏婆婆的意思,而且顏先生也堅持不收。

「那就留下來吧。」我說。
「可是………很多錢啊……我覺得那些錢在咬我……」
「那是你媽媽給你的啊。」
「咦?」他瞪大了眼睛,「我媽媽?」
「你就去找顏先生,說你想拜顏婆婆當乾媽,乾媽給乾兒子一點零用錢說得過去吧?」
「所以我有媽媽了?」
「只是乾媽,別太興奮,而且你還沒去問過顏先生。」我說。
「所以我有媽媽了耶!」
「還沒還沒,」我搖搖手說,「人家還沒說好呢!」
「那我現在去問!」話才說完他就要跑。
「喂喂喂!」我趕緊拉住他,「顏先生家今天公祭完,累得半死,你自己看看現在幾點鐘,你還想去吵他嗎?」我說。
「那……我明天去?」
「不,最好是過幾天再去。」
「為什麼?」
「人家家裡辦喪事,你現在去拜乾媽,這樣不是很怪嗎?」
「那……我後天去?」
「下禮拜吧,或是下個月最好。」我說。

然後阿基這個心急的傢伙,想要一個媽媽想瘋了,一個禮拜後就去拜顏婆婆當乾媽了。
或許是冥冥之中自有註定吧!他就是要當顏婆婆的乾兒子,他就是該收到這筆錢。

過沒多久,一個下著大雨的星期六。
一個女人抱著一個才三歲的孩子,站在社區保全室的門口外面,拎著大行李,背上還背著一個背包。

那個女人,是便當西施。











* 該你的,就是你的。不只是東西,也包括人在內。*
* 甚至,與生俱來要跟著你的缺陷也是。*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islys
  • 耶! 終於頭香> "<

    我喜歡!
    【該你的,就是你的。】
  • 陳 至宏
  • 耶~第二名
    好感人啊~
    我喜歡 "人生是由很多故事組成的,
    而遺憾是其中的一部份。"
  • 1heart
  • 文言文。。。
    没有想到你也会写文言文~~
    不过我造诣不好,
    还好有翻译。。

    某些遺憾造成的殘缺是可以彌補的,
    某些則不行。

    喜欢这句。。。
  • 兰宝
  • 棒呆了
  • Ho Sing Ung
  • 太棒了! 遺憾也是种美。阿基傻人有傻福。
  • 路人
  • 阿基該說是幸福還是不幸福呢?
    或許...像他那樣才是真正聰明吧...
  • 訪客
  • 追上進度了!子雲兄,新年快樂~
  • 柏翰
  • 繼續加油摟
    期待作品完成
  • 鐘桂薇
  • 加油加油

  • 仪仪
  • 便当西施出现了!!!
  • 訪客
  • 看完上偏就去便利商店買這本書了=D
    太好看 不收藏對不起自己呢 !!
  • 釉釉
  • 不是我的 就不該去勉強
  • CHY
  • 加油~~
    明年一樣支持你
  • kock
  • 瀟瀟意意,數千日如數千年,
    飄飄音音,數千年只待一念
  • 書迷
  • 以前看到現在
    感覺文筆越來越老了....越來越往心境寫
    好像在看心靈文章@@!!!
    不過還是
    好~~~~~~~~~~看!!!
  • 愛讀者
  • 樹大!有錯字唷!
    阿基收到錢那段~

    那天晚少阿基哭了很久

    應該是那天晚上^^
  • weiwei
  • 很喜歡顏婆婆寫給她先生的那封信. 很感人!
  • 小羽
  • 真是超酷 :) ~
    樹大好厲害會打文言文 =目 ....
  • 路人甲
  • 樹大這幾年的書我都有看

    這本我有買書~

    也看完了~

    個人認為這是樹大這幾年

    讓我感動最少的書

    感覺比較像是"教化人心"的意味

    有點失望....。


  • ★梓.
  • 我覺得在網路上看小說沒有......(臨場感?!)
    我都會買書(因為這是種享受?!)
    你的書都還不賴~流轉之年我上課看的時候差點笑到被抓~
    汪育佐在那本書的角色被發揮的很好
    魏伯安也是
    --
    這次又買了微雨之城
    給了我很大的啟示^^
    期待你下一篇小說^^
  • 訪客
  • 那天晚「少]阿基哭了很久,我就在他旁邊陪他哭,喔不!我的意思是我沒哭,我陪著他,看著他哭。

    應該是那天晚上?
    藤井樹加油>_<!!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