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種可能?兩個人的關係說穿了只是一種互相需要,愛情並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去包覆及解釋一切,就算不是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只要他們能從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該說是解脫嗎?然後這一切就成立了。同理,相愛的人也一樣,都只是在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解脫。』有一天,盧宜娟這麼說。

『解脫。』她又重覆了一次。
『又或者說是,逃避。』她換了另一了說法。

不管如何,這些話都震撼了我。

十七歲那年,我參加了一個夏令營,地點在清境農場。
主辦單位不是救國團,也不是學校,而是我家附近的一個教堂。他們想藉由辦夏令活動來闡揚教義,順便替主耶穌吸收一些信徒,讓他們不再是世間迷途的羔羊。

而我跟恆豪從小拿香拿到大,照理說算是信道教,但我們本身沒什麼感覺。反正大人拿什麼我們就拿什麼,爸媽教我們怎麼拜我們就怎麼拜。佛祖、菩薩、耶穌跟聖母瑪麗亞對我們來說,只有本國人跟外國人的差別,「我猜祂們拿的護照絕對不一樣!」恆豪煞有其事地說,「但聽說佛祖釋迦牟尼佛是尼泊爾人,我猜祂應該有辦移民。」他說。

照信仰的差異性來看,我們跟耶穌還有祂母親的距離很遠,耶穌不喜歡燃香的味道,聖母應該也不喜歡,但菩薩可能有燃香方面的癖好或是氣味上癮症,沒有香祂們會受不了,但信徒們只好被當成蚊子薰到死為止。

雖然我們並不是教徒,但我們還是去了,參加那個夏令營。
「聽說清境農場很漂亮,很好玩。」恆豪說。
「聽說只要五佰塊,可以玩三天兩夜!」
「聽說會有一些外國人去,我們可以學一點英文。」
「聽說你們班的班花會去,所以你才要去,但是你一個人去會怕,所以要拖我一起去,對吧?」我說。
「幹……知道就好,可以不要講出來嗎?」
「還怕人知道?你明明就不是基督教的,會想去跟這種夏令營肯定有鬼啊!」
「哪有一定有鬼?說不定我就是想投入耶穌的懷抱,不再當迷途羔羊啊!」
「好啊!那不用等到夏令營啊,你這隻作惡多端的羔羊現在就可以試著投入祂的懷抱了,請問你打算怎麼告解?」

他想了一會,「……咩……」,他叫著。

我很抱歉他對耶穌的態度如此戲謔,請信徒見諒。但我可以保證他對班花絕對是真心的,他從高一就喜歡班花到畢業,儘管連手都沒牽過,他還是一往情深。

在我有限的記憶裡,他對班花告白過至少四次,但每次都只得到兩字真言。
第一次他非常緊張、滿頭大汗地在回家路上攔下班花說:「我喜歡妳!」
班花:『嗯哼。』

「別懷疑,就是嗯哼兩個字。」他說這話時差點翻桌,「誰來告訴我嗯哼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說。
我們至今都還不太明白她的嗯哼是什麼意思。
甚至我們懷疑她可能連聽都沒聽清楚,只是隨意『嗯哼』敷衍一下。
在那之後,嗯哼變成了他的一種禁忌,只要他跟你講話,你嗯哼了他,他就會動手掐死你。

第二次,他在補習班下課時間在路口攔下班花,他說:「我喜歡妳!」
這次他確定班花聽清楚了,因為她的表情起了變化。
班花說:『哈哈!』

「別懷疑,就是哈哈,她連笑第三聲都懶!」他說,而且是生氣的。
不過我聽完之後,笑了幾百個哈哈。

第三次,一堆他們班的同學「假在麥當勞唸書討論功課之名行打屁聊天看漫畫講八卦之實」,用紙條遞給班花:「我喜歡妳!」
這次不需要確定班花有沒有聽清楚,因為紙條是用看的,而且確定她不是瞎子。
班花退回紙條,上面多兩個字:『麥亂!』

別懷疑,就是台語『麥亂』,不要鬧的意思。

第四次,畢業在即,他的成績要上公立大學可能得下輩子才有機會,而班花的成績其實也不徨多讓,所以大概是英雄之間惺惺相惜的結果,他這一次告白得到的回應比前三次都有人性多了。
他依然不改對白地說:「我喜歡妳!」
她回:『別了。』

這時我們突然覺得班花其實很有文學素養,這句『別了』一語雙關。
不只是要他別再喜歡她,同時也告訴他:『要畢業了,我們就此別了。』

在夏令營的三天裡,他跟班花的互動幾乎是零。
觀察他們相處的畫面會覺得恆豪像一部機器人,當他走近她想來點互動,她就立刻把他關起來。

我猜班花喜歡的是另一個男生,那個長得很帥的混血男生。
幾乎是有他在就有她在,什麼團康活動跟私下交流的時候,她一直都會在他附近,儘管他周圍並不只一個女生在圍繞著。

「你看那個小白臉,像不像一坨剛離開腸道的大便,還透著光澤閃閃發亮?」恆豪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女生都像蒼蠅,包括你的班花?」
「不,班花是蝴蝶。」
「你看過蝴蝶去吃大便的嗎?」
「我相信她只是一時被迷惑了!」
「被大便迷惑的蝴蝶?」
「這聽起來怪怪的……」
「幹!蝴蝶跟大便都是你講的,你現在才覺得怪怪的不會太慢嗎?」
「……我舉例錯誤可以嗎?」
「而且你來這裡不是要投入耶穌的懷抱的嗎?」我說。
「耶穌在天上,比較遠,我想先投入班花的懷抱。」他說。
「可是看起來她比較想投入混血帥哥的懷抱。」
「這時候就可以證明耶穌不存在,我正在愛裡迷途,而祂並沒有來引導我。」

然後他看著天空,「咩────咩────」長叫著。
我被他這個行為嚇了一跳,「你幹嘛?瘋了嗎?」
「我在給耶穌打電報,希望他收得到。」他說。

如果我是耶穌,我會一把雷霹在他身上。

我就是在那個夏令營遇到盧宜娟的,她跟我一樣,家裡是拿香的,拗不過朋友只好捨命陪君子。

嚴格說起來,她不算是我的女朋友,因為我們並不在彼此的身邊,連相處的時間都很少,可是這話說起來又有點不準確,因為從十七歲的那個夏令營開始,我們一直都有聯絡,直到她結婚那天。

前後一共十四年。

我們互相欣賞,而且對彼此之間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可能文字無法形容,可能言語也表達不夠,這麼聽來好像很虛無飄渺,但我們都知道那感覺是什麼,而且確定那感覺是什麼,更重要的是,那感覺………

非常真實。

恆豪說我們是一對少了時間相處來確定要更進一步,還是各退一步的男女。
「但你們都很確定這就是你們要的關係了,對吧?」他說。
「不是耶,」我搖搖頭,「更準確地說,我們不要更進一步確定關係,也不想各退一步結束關係,是因為我們都知道當我們處在這中間點,就是我們要的關係。」

「半個情人嗎?」恆豪試圖下個結論。
「我也不知道。」我說。

『用靈魂相處的好朋友。』盧宜娟說。這是多年之後,我們都已經變成了成熟的大人了,有天在MSN上,我們聊到了這件事,而這是她的答案。

正中我的下懷。

我一直找不到好的名詞來定義我跟她的關係,她短短九個字就解決了。
虛無飄渺又非常真實的九個字。

一年,我也忘了是哪一年了,我跟她難得有時間可以相處,而且是一起出國。因為時間不多,所以我們選擇了澳門,理由是班機多、花費少、距離近、而且賭場跟美食很多,不會怕無聊。

其中一天晚上,我們在葡京酒店外面攬了一輛人力三輪車要到議事庭前地,她看著那幾座澳門很有名的跨海大橋看得出神,一語不發。

「想什麼呢?」我問。
『你看,這麼漂亮的一座都市,我要用多少相機的記憶卡才能拍的完?』
「記憶卡拍不完,腦袋也會幫妳拍下來啊,而且不是靜止的,是會動的電影。」
『電影裡有你。』
「不只我,還有妳,還有前面正在替我們拉車的大叔,還有剛剛在賭場贏了我一千塊港幣的莊家。」

一陣嘻笑之後,我們都靜了下來。

『凱任,你想用什麼方式過完這輩子?』她說。
「這是什麼問題?」
『如果讓你選,你想用什麼方式過完這輩子?』
「可以選啊?那太好了,先來個比爾蓋茲式的,然後來個布希總統式,最後來個王力宏或是劉德華式的做Ending。」我說。
『那如果我說,我想找一個人,那個人會帶著我過一輩子,我不想動腦去選,只要跟著他,你覺得這樣好嗎?』
「沒什麼好不好,只要那個人妳選對了就好了。」

說完,我的唇被一陣溫暖包覆。
澳門街道的車水馬龍,被輕輕的一聲「啾」蓋過。

議事庭前地到了。
這趟要七十塊港幣,好貴。










* 啾!*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AX DOU
  • 头香
  • 小mo
  • 樹大加油 推用靈魂相處的好朋友!!!
  • 陳民育
  • 「沒什麼好不好,只要那個人妳選對了就好了。」


    看來他早已選擇...
  • Leemin Foo
  • 最近購入的書就是回程,之前看過微雨之城..在更之前的第一本我們不結婚,好嗎?...都真的真的很好看~~~
    加油咯,老大~~~=)
  • 玫仔
  • 過去的逃避錯誤的傷害
    今日的無奈感覺不到的未來
    迷路中~
  • 玫仔
  • 要當靈魂相處的好朋友哈~任何人都可以
    但我想問妳具備勇敢嗎?
    我勸大家別當半個情人
    因為懂事的女人不該有抱怨~
  • 玫仔
  • 我響應大家一傳十十傳百去買吳子雲先生寫的回程因為一切的問題該回到原點
    就是恢復愛的能力 人的迷失錯誤欺騙等~若能在當下走一遍回顧一番好的不好
    的會呈現 神會給人一種智慧走出那迷宮祂透過<回程>救了我 那可惡的我好讓
    我找回快樂的自己對於自己的錯也願坦然面對當然也救了我的婚姻 欺騙自己是
    最終的酷刑 迷路的人ㄚ~純真才是他的最愛祝福各位
  • 訪客
  • 佛祖、菩薩、耶穌跟聖母瑪麗亞...沒有一個是本國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