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宜娟在南投的老家,是一座蠻熱鬧的鎮,叫草屯。
我對南投的了解,大部份都是從她口中得來,她曾經說,如果可以,這輩子她都不想離開南投,就算要離開,她也絕對不想選擇台北。

「為什麼不要台北?」我問。
『因為你在台北啊。』她說。

當然這話是開玩笑的。
她隨後解釋,她去過幾次台北,發現就算只是賣咖啡的店員都會一臉緊張的工作著。相對於這樣的生活節奏,南投才是適合她的地方。我說如果妳要那種田園寧靜式、山水唯一的生活,花蓮會是更好的選擇。

『噢!那兒太遠了。』她說,『我得爬過好多山才能回到我的故鄉。』

可是人生就是這樣,你越是不想怎樣,後來就越會怎樣。
很多人可能都有這樣的經驗,說他絕對不會跟某某星座交往,然後卻交到某某星座的對象,而且還很愛。說他絕對不會到哪座城市,因為有多討厭那裡,結果他就被命運安排到那裡,可能還因此愛上那座城市。

盧宜娟的大學在台北,跟我學校距離不算太遠。後來她的研究所考上了花蓮的學校。

她剛上台北的時候,我們常在一起,每個禮拜都會看電影、吃飯、偶爾打個球或是散步。她大一就開始被學長追求,但她一直沒答應。大一下開始被學長跟同學追求,她還是沒答應。有一次她的學長在KTV開了一個趴踢,說邀了很多朋友一起,也包括她的同學,於是她去了,包廂裡卻不見其他女生,只有五個男生。為了不失禮,她留了下來,卻因為不勝酒力醉倒在包廂裡。

她在半醉時打電話到宿舍給我,『來救我,好嗎?我這才知道學長想灌醉我帶我回家。』她說。

那天我闖了好幾個紅燈,沒被撞死還真是萬幸。我的摩托車油門快被我摧斷,那排器管的聲音像是要把汽油都給噴出來一樣。

到了KTV,我直接衝進包廂,五個男生嚇了一跳轉頭看我,她顛顛倒倒地站起來,我走過去扶住她。

「你誰?」其中一個男生說話了。
「我是她朋友。」我說。
「你這是幹嘛?」
「她醉了,我來送她回家。」
「不用了,我們會送她回家。」他們站起來開始推我,並想把盧宜娟拉走,但她還靠在我身上。
「是嗎?我很懷疑。」我說。
「銬盃!你在說三小?」開始有人沉不住氣了。

我正想繼續回話,靠在我肩膀上的她說話了,『學長謝謝,但我不能喝了,是我請我男朋友來載我的,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她說。

在他們一臉錯愕的表情下,我扶著她離開KTV。
後來聽她說那個想追她的學長一直在問我的下落,說那天他被嗆很不爽,想找我聊一聊。

恆豪說:「你如果真要跟他聊一聊,一定要找我陪你去,我想看他多會聊。」

那天載她離開KTV之後,她說她不想回宿舍。因為我住在男舍裡,基本上要帶女孩子進去是不可能的。

「那妳想去哪裡?」
『路到哪裡,我們就到哪裡,好嗎?』她說。

於是我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騎,一路騎到了基隆。

那天,我們在港邊看海,等她的醉意慢慢退去。空氣中彌漫著好多種味道,有漁船的柴油味,有港裡海水的臭味,還有些報廢船隻鋼鐵的鏽蝕味。

那天是我第一次吻她,她說那是她的初吻,我點頭說我也是。
『只是我們的初吻怎麼在這麼臭的地方下進行呢?』
「沒關係,至少妳的吻是香的,雖然帶點酒氣。」我說。

天微亮的時候,我載著她回到台北,在路上我問她:「妳說我是妳男朋友,是真的嗎?」
『別想太多,我要是不那麼說,我們就沒辦法離開那裡了。』她說。

後來我一直想問她,我們彼此的初吻,都是獻給不是自己交往對象的人,會不會有遺憾呢?

但日子一久就忘了問,遺不遺憾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而且我覺得,初吻的對象是她,其實是我的榮幸。

從台中開到南投,因為有快速道路的關係,所以其實所需時間不久,但因為途中我又四處晃了一會兒,所以到草屯的時候,時間接近傍晚。我拿出手機,打開行事曆,把蔡美伶那一行去掉,然後打開盧宜娟的。

她是我這趟旅程中確定電話號碼跟地址是絕對不會變的唯一一個人,因為她說過絕對不會換,『不然你就找不到我了,不是嗎?』她說。就算我們之間最後一次用簡訊聯絡已經是六年前的事,我還是相信,她是我肯定能找到的人。

在出發前的那間音樂餐廳裡,我跟恆豪討論過旅程中要找的女孩子,盧宜娟不是我的女朋友,卻是討論最久的一個。他一直對她有所疑問,為什麼我們能持續聯絡十四年,卻不曾真的在一起?「是不是其實你根本沒喜歡過她?」恆豪這麼說。

「不,我很確定我喜歡她。」
「那怎麼可能不想在一起?還是你不夠喜歡她?」
「不會不夠,很夠啊。」
「那你們就真的是一對神人了。」
「神你個頭。」
「我說的沒錯啊!很多人都說如果你真的很愛那個人,你心裡會有一股力量把自己往對方推,想跟他在一起,想跟他說話,想見他,想知道你對他來說有多重要,想了解對方到底有多需要你。而這些你們都沒有啊,這不是神人不然是什麼?」
「有規定互相喜歡就要在一起嗎?」
「是沒有,不過你們應該要在一起的。」
「為什麼應該?」
「你沒想過,其實她可能在等你開口跟她確定什麼嗎?」
「確定什麼?」
「確定要在一起啊。」
「她都說她不要在一起,她不想跟我確定關係了,你也知道的不是嗎?」
「那我就覺得很奇怪了,為什麼她可以跟別人確定關係,卻沒辦法跟你確定關係?」
「那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可以跟別人確定關係,卻沒辦法跟她確定關係。」
「對啊,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
「這就是我跟她之於彼此特別的地方了,我們都覺得這樣就好。」
「你回想一下,你跟她相處的時候是不是很快樂?」
「是啊。」
「是不是感覺彼此最適合?」
「嗯……有這感覺。」
「結果最快樂跟最適合的沒有在一起。」
「會不會愛情就是這樣?相處最快樂跟最適合彼此的,最好不要在一起。」
「怎麼說?」
「因為在一起之後,就可能會變成不快樂跟不適合的了。」
「你這是結果論啊。」
「結果就是這樣,不是嗎?」
「那我就想問一個關鍵問題了。」
「什麼問題?」
「如果她其實是想跟你確定關係,只是嘴硬不說呢?」恆豪說。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知道這世界最聰明的人是誰嗎?」
「誰?」
「史帝芬‧霍金。他被人家稱做現代愛因斯坦,他就曾經說過一句話:我什麼都懂,就是不懂女人。」
「噗嗤!」我笑了出來,「所以你現在在暗示你比他厲害?」
「我是在說,如果他都不懂女人,你怎麼能確定她不想跟你確定關係?」
「就算現在知道答案,我們也已經六年沒聯絡了,而且她也結婚了,來不及了。」
「不會來不及啊,你不是要出發去旅行了嗎?如果找到她,問問她吧,說不定會有答案。」他說。

所以我來了,帶著他的疑問,或許也算是帶著我的疑問。

離開台北之後,天氣就一直在變好。
到了南投,我把車窗打開,讓風在車室裡旋轉著,在空氣中我聞到台北不會有的悠閒與清新。曾經跟她一起走過的路都不一樣了,我這才想起,有多久沒到草屯了,又有多久沒見到她了。

如果她婚後有了孩子,應該也已經五歲了吧。

我拿起手機,撥出她的電話號碼,通了,卻沒人接。
我猜她可能沒聽到,或是在忙,我循著記憶中的路徑,配合導航,沒多久便找到她家。

這時電話響起,是她的號碼。

『嗨!迷路的人,好久不見。』這是她的開場白,六年不見的開場白。















* 嗨!好久不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小修
  • 頭香 YA~~~~~~~~
  • xiao keong
  • waiting the next episod!!!
  • 阿迪
  • 意外的坐到了第三個位置,會不會發送後,卻又很意外的變成第四個?第五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還蠻期待接下來的故事…
  • 踢踢
  • 耐人尋味~~
    期待下一集!!
  • 陳民育
  • 引人入勝阿
    或許他怕的並不是在一起
    而是怕在一起的時候 那種感覺會隨時間被沖淡吧
    最後變得沒這麼美好了

    所以選擇放手?
  • 鬱鬱
  • 隨意的走走,就算沒有前文的引導,我還是看津津有味,文章中的一種平淡讓我著迷。=目
  • 冏怡
  • 哈哈....
    我是草屯人....
    看到的時候有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從以前就很喜歡你的書了
    這本書....應該是目前最喜歡的ㄧ本了吧!